天地本是同一場夢,千古的回聲於耳畔響起,黃昏的燦爛是熒熒光波一抹紅,喇嘛的餘影點燃了蒼涼的心。 蔣友梅帶著一顆赤裸的心,踏上神祕而淳樸的佛國不丹,追尋蓮花生大師的足跡,仰望布姆唐山谷金鷹凌空,偶遇泥土地上轉經輪的老翁,山林之間,記憶風,記憶蟬鳴,記憶熊熊燃燒的佛前的油燈。 對我來說,視覺藝術創作本來就是詩意象的延伸。2011 年在台北開畫展的同時,發表了幾首詩。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