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夫人賈桂琳說:「詹姆斯,我就是那個喜歡你的書的編輯。」

文/史蒂芬‧羅利;譯/謝靜雯 是妳。我差點大聲說出口。 一眼就能看出是她。她的體態、眼眸——絕對不可能誤認。我當然知道她是誰。可是這樣說是避重就輕。我試著換氣。我剛剛是不是停止呼吸了?事實上,這可能是避重就輕史上最大規模的避重就輕。這種說法表面上聽來可能是誇飾,可是在這個例子裡,我想並不是。甚至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