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週末不去私立國中輔導課,我在魚攤上生物課

文/林楷倫 剛開始爸媽在都市開店,平日晚上偶爾會見到他們回來,假日也會帶我們兄弟去都市吃飯。但數字遊戲玩久了,平日不再回來,除非我要月考,求爸教數學,他才回來。他以為我真的不會,請了家教。他們更不回來了。 後來,數學從裝不會,變成真的不會了。 我不會算月入七十萬怎麼可以玩到離婚,玩到三、四家泡沫紅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