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岸見一郎 何謂適度的關注?只是不看孩子 我女兒一歲要上托兒所時,不巧在開學前長水痘,錯過了正式送托前的試讀,也錯過了開學典禮,所以第一天去陌生的托兒所時,就必須整天都待在托兒所。 我跟托兒所老師說晚上七點會來接女兒後,就打算離開了,卻看到老師有點擔心的樣子,便補上一句:「我走了之後,孩子可能會哭。不過她不會哭太久,大概三十秒就會停了。」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