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賴儀婷 我是一個社工,一個背著吉他說故事的社工。 用文字和大家見面的時刻真的來臨了,內心仍有些不安。這兩年,我更習慣用吉他和歌聲來說故事。背著吉他環島兩次,在背包客棧、社福機構、大專院校來回講唱的過程,看見一張張專注的神情,一雙雙哭紅的眼睛,讓我發現,自己的音樂可以靠近人,也越來越堅定地想要「背著吉他,靠近你」。 最早與音樂的記憶,是家裡一台爛爛的卡拉 OK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