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督。我想起自身的絕望,往枕頭一倒。總督擁有許多官邸。採花賊在大街小巷蟄伏,尋找理想的候選人來綁架,然後再賣新娘給總督。宅心仁厚的會把退貨賣去當妓女,不過我遇上的那夥人則把女孩趕進箱形車、全都開槍斃了。我被人下藥,在昏睡的夢中一再聽見那第一聲的槍響。 「我來這裡多久了?」我問道。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