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許弼善 「以為蟬去了他們必須前往的地方/以為這個能延續一輩子的夏天將永遠永遠地結束/可我剛剛確定聽見了/那顆青槭下的泥土/無聲無息地開始鬆動」 ──〈歸蟬〉許含光 宛如日本電影裡,靛藍透亮的濾鏡中帶著淚痕,埋葬花骸的美少年。多愁善感與天真爛漫共同呵護著,仙氣圍繞的許含光。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