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年後,我結束旅程,回頭看到的日本,已經呈現一片《我在你的墳上吐口水》般的世界觀。日本人固有的『慈悲』血液,現在不都已經變成了『憎恨』的血液?街上的行人都張著憎恨的弓箭,有時會一齊射向選定的犧牲者,變成一場有益身心的血祭。 為什麼他們的恨意這麼重? 而我只想仔細探究『慈悲』變成『憎恨』的二十年間,日本到底發生了什麼變化。 『慈悲』能改變一個人, 『憎恨』的話語則無法改變一個人。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