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陳冠中

試讀連結

在第一部分,強巴被他的老闆、在藏區作文物買賣的漢族大娘梅姐包養,接著又愛上梅姐年輕女兒貝貝,這是《肉團》中要呈現的情慾,追逐貝貝到北京後,強巴看到一群年輕人為保護流浪狗的運動奔走,是《芻狗》中的人命賤如狗命,因為生計而墮入黑暗的底層,是上訪者漂流在《異鄉》中的飄盪。

《裸命》三章節從《肉團》、《芻狗》到《異鄉》撕開天朝的遮羞布,「裸」出了中國的一些現狀,與《盛世》相較,一個是由上往下,一個是由下往上,是極好的合成,裸命的故事,更呼應了《盛世》的寓言—在國家機器的運作下,和諧無所不在。

三個故事,是小人物的「命」堆砌而成,都會成功女性掌握經濟力量後,享受開放的情慾;被包養的小狼狗,下意識擺脫建立在物欲上的情慾,尋求解脫,西藏成為觀光區後,建設速度跟不上觀光人潮,對藏人生計的衝擊,追尋出生根源的少女,發現生父其實是同性戀;被盜擄的狗兒有愛狗者營救,上訪北京申冤不平卻入黑牢,人命賤如螻蟻不如狗;看似獨立無關的故事,卻是「裸」出了一個又一個天朝居民和諧表面下的故事。

這些小人物的故事,說遠了,有同樣點出京城居大不易的小說《蝸居》,說近了有已經推出續集的電影《人在囧途》,但前者,畢竟仍是個大陸奔富階段的小白領才擔心得起的奢侈問題,故事結局還是含蓄的將因果導到男女情愛混雜官場權力的糾葛,而人在囧途,則是以一連串乍看無稽巧合,實則對經歷過大陸春運的人來說,毫不為奇的故事,讓外行哈哈大笑,內行苦澀微笑,兩者都只是輕觸問題的外表,未能直探問題本質。

而「裸命」就是猛然一抖,從《盛世》這襲華美的袍子,甩落「肉團」、「芻狗」、「異鄉」等幾隻蠕動爬行蝨子,讓過去躲在華袍之後的裡子赤裸而見,面子跟著轟然掃地,套句網民用語:這就是赤裸裸的打臉,打得既猛且重,也因此,當今天朝的書店中,根本找不到陳冠中《盛世》、《裸命》這兩本書,畢竟四海昇平的氛圍下,萬事都要和諧,豈容火辣辣的巴掌聲響起。

對於讀者來說,讀禁書,樂趣一也,讀禁書而又能長見識,樂趣二也,即便不想帶著如此沈重的負擔讀書,就權當這本書,假作真時真亦假,無為有處有還無,信者恆信,不信者,笑談掩卷當故事讀也無妨,這種帶著距離感敘事的美學,是陳冠中為文的堅持:「我希望不夾雜情緒,緩緩的把這些故事擺放在讀者面前」,讓文字本身帶動傳播的力量,至於真、假,判斷的力量,陳冠中還給讀者作選擇。(文 by 羅宣 )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