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Photo from wikipedia

今天是武俠小說大家金庸的89歲生日。

「金庸筆下的少年英俠,因際遇非凡,得成佳業,常與修為深厚的高人極其投緣;倒好似藝業一高,便再也無法和同儕朋輩意氣相投,必得與功夫相近者互照形跡,方不致孤身自閃那寂寂異光。

說來也怪,何以小怪非得有老怪來伴來襯?又何以書中的年輕主人翁總是遭際非凡得習蓋世神功?而這蓋世神功總是傳諸前輩先賢?難道這些年輕人必須受前人之惠方得武功過人?他們竟不能自己創一門絕活、立一派門戶、成一代宗師嗎?……金庸如此安置,或可視作其人生觀中老境與青春、安與不安的一份理會。」──舒國治,《讀金庸偶得》。

身為金庸迷,舒國治在《讀金庸偶得》一書的〈序文〉中說道:「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本色文藝。可以說從五十年代中一直到六十年代末,算是台灣武俠小說的黃金年代。一個地域有一個地域的本色文藝。我的童年與少年時期的台灣,是一個看武俠小說的地方。」他懷著年少時對武俠世界的熱愛與狂想,論述了金庸筆下的武藝社會與思想特色。

以《笑傲江湖》為例,名門弟子令狐沖與魔教妖女任盈盈,一正一邪的組合奏出「笑傲江湖」一曲,最後締結連理。「兩情相悅,兩人同生/死」是金庸小說中極為顯著的特色,舒國治將之名為「兩儀觀」。

百年千書,陪你閱讀經典好書。
http://www.facebook.com/1000ebooks
https://readmoo.com/kebook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