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vestigation

文/何宛芳

試讀連結

近日以來立法院監聽醜聞鬧的沸沸揚揚,剛好跟我手中這一本《摩登時代》遙相呼應,現實生活中,監聽是司法單位追蹤(疑似)不法的工具,在網路的虛擬世界裡呢?不知不覺地,「搜尋」也成了追索我們每一個網路個體線上行為的重要依據。

摩登時代》是一本主題緊扣著「搜尋」的推理小說,故事裡,搜尋不但是資訊蒐集的重要工具,更是掌控訊息出口甚至引發殺機的起點(為了不破梗爆雷,細節就暫此打住)!

對比「電話監聽」與「監控搜尋」,個人認為,或許監控搜尋甚至還更勝一籌。怎麼說呢?監控通話或許能夠在事件發生當下提供訊息,但是,監控「搜尋」則可能更進一步掌握我們每一個人腦袋醞釀中的思想,行動網路普及之後,永不離身的手機,還可以進一步強化搜尋掌握人心的力量!

這讓我想到,過去在日本採訪Google搜尋第一把交椅的資深搜尋工程部門資深副總Amit Singhal時的這一段,當時他侃侃而談自己對於搜尋未來的期待,認為未來的搜尋其實要比現在更聰明、更了解人,甚至要在使用者進行搜尋之前,就提供相關的資訊,當時他打了個比方:

在前往日本之前,Singhal的兒子請他帶日本職棒的紀念品,而他期待的搜尋,就要自動記錄這樣的需求,並在Singhal距離最近的職棒紀念品店時,主動提醒他繞道購買禮物。

一個月前我人又到了東京,沒想到,我似乎窺見了這樣的未來景象。

飛機一抵達羽田機場,入境後我自動化的打開手機,進行漫遊連網設定,一接通,我便驚訝了!Google Now立刻自動報告了前往飯店的路況,而且更驚人的是,它指引的目的地,正是我兩年前在東京下榻的飯店!雖然我這次不住在同一個地點,但我已經深刻感受到Singhal描繪的未來,的確已在我們的眼前發生……。

摩登時代》中,一再提醒主角抽絲剝繭的一句話就是:「人一旦遇到不懂的事,會先做什麼?『答案是上網搜尋』」。換句話說,鍵入搜尋關鍵字,就是向搜尋引擎的自我招供,想買什麼、想去哪裡……,掌握關鍵字,就有機會分析出一個人的行為,甚至是還沒付諸行動的意象。

如果,Google描繪得是關於搜尋的良善面,那麼《摩登時代》敘述的,就是搜尋黑暗醜惡的其中一面吧,或許也有人會狐疑真有這樣的可能嗎?那麼就讓我再節錄一段書中的對話:

「別傻了,任何事情背後都有黑暗面。複製人技術當初也說只使用在醫療及臟器移植上頭,後來還不是被拿去進行人體實驗及強化軍隊。同樣道理,天曉得政府設置那個偵測器的真正目的是什麼,還是小心為上。你想想,只要調查我騎機車每天所走的路線和時間,就能分析出我的生活規律了吧,所以我經常改變騎車路線呢。你不覺得無時無刻不受到監視,看到別人對你露出『你的底細都被我摸透了』的表情,感覺很不舒服嗎?」

搜尋加上手機加上滿街、滿鄉鎮林立的監視器,這樣的監控所可能帶來的負面效果,早就有各種電影演給我們看了;《全民公敵》、《鷹眼》都是這樣的故事。但如果真是如此,或許我們又會問,難道以後就不搜尋了嗎?身在層層疊疊網路服務中的我們又該如何自處?

書中的這一段,雖然看起來有點像風涼話,但卻也的確稍稍撫慰了我的焦慮:

「情報技術不斷進步,人們對情報也愈來愈神經質,於是拚命想隱藏個人情報,努力不讓情報外洩;而另一方面,也有人拿情報做為商品,利用情報。大家都誤以為這個世界是仰賴情報在運轉的……但是,因為人並不是由情報組成的呀。不管搜集再多情報,也無法拼湊出一個人。反過來想,一個人不管洩露再多情報,也不至於死掉呀。」

人是由什麼組成?其實說穿來人還是血肉之軀,情報、資訊其實都是現代社會對人的附加定義,我們是誰?科技並不會改變我們每一個人的核心價值,科技能掌握的,不過也就是我們身為人類的輪廓而已。別忘了,科技只是工具,如何使用也完全掌握在人們自己的選擇。

最後也想提一下《摩登時代》的作者伊坂幸太郎,他是在擔任系統工程師時開始投稿文學獎,並在2000年以《奧杜邦的祈禱》獲新潮推理俱樂部獎,2003年更以《重力小丑》一書獲直木賞。

伊坂幸太郎之於《摩登時代》,恰恰與近日爆紅的《半澤直樹》原著作者池井戶潤之於《我們是泡沫入行組》遙相呼應,兩人都是站在職涯的專業背景上,延伸出亦實亦虛的故事,讀來也更具說服力。

《摩登時代》
書籍資料:http://goo.gl/LKeomP
立即試讀:http://goo.gl/vTdPFp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