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Gene
來自馬來西亞,現居風城。興趣廣泛的生物學家,研究工作之餘,嗜好讀讀書、看看戲、寫寫作、騎騎車、踏踏青、逗逗貓。

螢幕快照 2013-11-04 下午12.16.39

試讀連結

《我即我腦:從子宮孕育到阿茲海默症,大腦決定我是誰》(Wij Zijn Ons Brein)是荷蘭皇家科學院腦研究所所長、神經科學研究所團隊主任之一、荷蘭人腦庫創建人、荷蘭阿姆斯特丹大學醫學院神經生物學教授迪克.斯瓦伯(Dick Swaab)的科普作品。很幸運的,《我即我腦》中文版甚至比英文版還早出版呢!

《我即我腦》的主要目的是探討,人們的性格如何成形、大腦是如何正常發育和運作,以及可能會出現什麼疾病等重要且有趣的問題。《我即我腦》試圖要讓民眾瞭解大腦的性別差異、大腦與性向的關係、大腦的演化、大腦發育和衰老、大腦疾病的致病原因、人的生與死等等切身相關的問題。他也想要為學生和年輕的神經科學家提供更多腦科學的基礎知識,讓他們也能夠和別的領域的人們溝通。《我即我腦》是本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的好書。

斯瓦伯是國際腦科學的權威,他對腦研究的貢獻,曾使得他榮獲多項荷蘭和國際大獎,例如荷蘭獅爵位(1998)、國際阿茲海默病研究終身成就獎(2002)、荷蘭皇家科學院最高榮譽獎章(2008)等一系列殊榮。他指導過77位研究生,其中14位已當上了正教授。他不僅是傑出的科學家,也是優秀的教育家。

斯瓦伯本身就醫師,他在《我即我腦》就提到受父親影響的從醫的心路歷程。他領導的研究發現,人的下視丘遠並非原始反應的中樞而已,而且還積極參與了高級認知功能與情緒調節。他於1985年建立的荷蘭人腦庫現已發展成為全球最具規模的人腦庫之一,是許多科學家研究的腦組織樣本的重要來源。荷蘭人腦庫的建立,讓他在腦科學領域的貢獻無遠弗屆。

《我即我腦》上市之初在荷蘭就非常暢銷,曾蟬聯荷蘭排行榜30餘週。我在讀這本書時,最好奇的就是為何這本書能這麼暢銷,因為腦科學和神經科學似乎不太像是個討好的話題。可是儘管這本書不算輕薄,可是讀起來卻頗生動有趣,難怪在荷蘭能夠成為暢銷書。

《我即我腦》全書共22章,討論的主題繁多,幾乎和大腦有關的議題都碰到了。《我即我腦》指出,大腦早年的形塑深遠地影響了我們人生的許多層面,決定了我們是怎麼樣的人,包括了性別、性向、性格、感情、進食、老化、記憶、疾病等等;《我即我腦》解釋了,大腦如何分化成兩性,青春期大腦會發生啥變化,大腦如何維持人類的生存,如何出現衰老、失智以及死亡的過程;還有大腦是如何演化的、記憶是如何運作的、道德行為是如何產生的等等。《我即我腦》主張大腦主宰的,可能比我們知道的還廣泛。

《我即我腦》也闡明了大腦損傷和疾病的成因與後果,例如意識障礙、藥物成癮和拳擊等造成的腦損傷,還有如何利用深部腦電極刺激和基因療法等新科技來治療腦疾病,充分從他醫師的本業探討腦疾病;《我即我腦》也指出,成癮、憂鬱症、焦慮症、自閉症、精神分裂症、攻擊性、反社會、進食障礙以及肥胖等,都可能是源於大腦發育期間的異常。相由心生,許多情緒和病症,都是源自大腦;《我即我腦》還進一步探討了大腦和宗教、靈魂、精神、自由意志之間的關係。《我即我腦》提出,很多現象都可能源於大腦的幻覺。

斯瓦伯表示,我們在子宮中的發育與父母教養之下,就已讓大腦決定了我們的人生。發育過程中,我們的大腦很容易受環境影響。例如,母親在懷孕時抽菸,新生兒不僅容易猝死,孩子還容易會肥胖和反社會;而懷孕期飲酒則會造成輕度大腦發育異常,讓孩子容易罹患憂鬱症與焦慮症;孕婦營養不良會讓新生兒體重過輕,成年後卻容易肥胖。所以懷胎十月果然是母子人生中最重要的時期。

《我即我腦》討論了同性戀的起源,斯瓦伯也曾因發現異性戀與同性戀的大腦差異而聲名大噪。最近在台灣鬧得沸沸揚揚的「多元成家」法案推動,受到一些保守教會和無知宗教人士攻擊。有一些教會人士以為同性戀是後天形成的,認為是可以治療矯正的。可是腦科學專家斯瓦伯卻在《我即我腦》明確地指出,我們的性向早在母親子宮時就已經被大腦決定,而且是終其一生都無法改變的,因此根本不必費心去矯正同性戀者。今年7月,著名的同性戀治療機構「出埃及」(Exodus)創辦人後來也坦言他是同性戀,而同性戀的治療其實全都是唬爛。不僅是斯瓦伯,我認識的大部分生物學家包括我自己,也都如此認為,因為科學證據實在太明確不過了,而且很多其他動物都被發現有同性戀行為,實在不足為奇。

斯瓦伯甚至還在《我即我腦》進一步地表示,宗教很有可能僅是幻覺。不過書中舉的宗教都是西方人熟悉的一神教。斯瓦伯也用科學的理論和證據分析解釋了瀕死經驗可能和靈魂無關,僅是大腦產生的諸多幻覺。我相信某些宗教其實是教主的幻覺,不過並非所有宗教都可能是幻覺,像是無神論的宗教,許多教義都有其科學的道理。

除了宗教,斯瓦伯有個更嚴重的偏見,就是他在討論大腦和體育那章,極為偏頗且避重就輕地表示,運動造成的傷害比其好處多等等。我相信,斯瓦伯應該是個討厭運動的阿宅,他對運動的痛恨嚴重到造成大偏見。其實,近年的大量研究顯示,運動對大腦有諸多益處,有興趣的話可以到《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讀這幾篇近年的文章: Getting a Brain Boost Through ExerciseHow Exercise Could Lead to a Better Brain Exercise and the Ever-Smarter Human BrainHow Exercise Fuels the BrainDo the Brain Benefits of Exercise Last?Can Exercise Protect the Brain From Fatty Foods?Exercise May Protect Against Brain Shrinkage

儘管有些偏見,但瑕不掩瑜,《我即我腦》確實讓大家看到腦研究的社會成果。斯瓦伯認為,為了解答更多民眾切身的健康和心理問題,這些基礎研究應該要能夠得到整個社會的支持。有許許多多偉大的科學發現,其實就僅是建立在科學家的好奇心驅使下產生的,許許多多實用的知識,甚至是無意間發現的。瞭解這些科學研究和知識,能夠讓我們對性向、成癮、情緒、疾病等的起源有更深入的理解,促成社會大眾對這些議題有更理性和建設性的討論。

GENE思書軒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