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施寄青
她是「離婚教主」、「麻辣鮮師」、「通靈終結者」,一生大風大浪,敢怒敢言,挑戰各種不公不義,一場十多年的靈異之旅,使她逐漸明白,這趟旅程是她人生最後的課題──看透因果,以平和的心境,坦然面對生命。

※施寄青最後手稿《夢迴南詔》,2015/08/19 預購、08/26 正式出版!

《紅樓夢》中有兩句耐人尋味的名言:「假作真時真亦假,無為有處有還無。」

以佛家而言,一切皆如夢幻泡影,前世自然當不得真。但話又說回來,每天的生活再真實不過,要拚生活、要拚學業,要與其他人互動。

一日三餐,餓不得、渴不得、病不得,一味對自己喊話說這一切皆是空虛的、皆是虛妄的,當不得真,對絕大多人而言是無效的。

物質不滅,人死後亦不會飛灰煙滅

即便對佛教徒而言,也許只有在道場聆聽師父講經說法或靜坐時稍有體悟。

回到到現實生活,依然奔波忙碌。高談空性本身即是虛妄,因為不切實際。何況那些高談空性的上師、法師、上人,比俗人更貪,出入坐名車,道場一處比一處氣派,弟子信徒前呼後擁的,云空何曾空。

人生有多真實?我只能說太真實了,生存不易的結果,使人們充滿了莫名的恐懼、不安與焦慮。將生存看成是虛妄或夢一場,有助於減少焦慮,但無法根除。

除非人不需要填飽肚子,不會生老病死。生存焦慮是不可能根除的。

出家人若真看空,就不必強調要信徒供養,一應飲食用具要靠他們自己打拚,還有閒情意致高談空性嗎?沒有一個宗教告訴人是一死百了。當然,人果真一死百了,宗教亦無立足之地。

量子力學發展的結果,即便從物理世界來看,我們死後並不會飛灰煙滅。物質不滅的結果,只會轉化成無數的次元子粒,繼續充斥在宇宙間。那麼輪迴轉世,亦再真實不過了。看過包括自己在內一百多位的前世後,我有許多體悟。

其中最讓我納悶的是我周遭這些每日為生活打拚,為前途憂心的親友、學生,被我拿來當白老鼠實驗的凡夫俗子(包括我在內)其中不少人前世竟是歷史上的大人物,更有幾個從天界下凡的神童仙女。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百思不得其解。我知道靈界在傳遞信息給我,但我不知如何解讀的更有創意,更發人深省。

眾生平等,沒有世襲的角色

一日清晨起床,突然體悟到如果這些人前世皆是叱吒風雲的人物,而這世不過是奔波忙碌的俗人;雖然有些人在他們的專業領域中有些小小成就,但大多是庸碌無明的凡夫,那麼那些自稱活佛、法王、上師轉世的全是騙子了。

因為我們也看過不少前世是出家人,有道行頗高的法王。還有到偏遠地區去弘法的高僧,這世卻完全不懂佛法,頂多是應長輩要求隨俗拿香拜拜的人而已,沒有太虔誠的宗教信仰。換言之,輪迴轉世的目的是角色扮演,從帝王將相到販夫走卒,大家輪流演。

宗教法師亦不過是其中一種角色而已,沒有任何神聖性可言,因為眾生平等。還有台灣人在報上大登廣告,強調他已被西藏那些上師、法王認證,他是某某世仁波切轉世,絕非他自己造假的。

若真是得道高僧還需別人認證嗎?太可笑了!自己修行到什麼境界,自己最清楚。宗教經驗是絕對的個人體驗,是十分主觀的,有誰能替別人認證修行到什麼地步。

佛家一再強調不要「著相」,這位在報上大登特登廣告,如此在乎名相,就算有達賴喇嘛的認證,又如何?不過是個俗物而已。如果一個人輪迴轉世老是扮演同一個角色,怎會有更多體悟?沒經歷過色,哪能體會空?沒有痛苦,哪能感受快樂?

人世間朝代更替,布衣可成卿相,平民可成帝王,卿相也會淪落為乞丐,英雄亦會變狗熊,輪迴的戲碼理應是這麼演的。只有這麼演才能讓眾生體會人生如戲,明白世間一切榮辱不過是過眼煙雲,有何好執著的?每個朝代的建立者,莫不希望他的帝王基業能流傳萬世,結果不到三、四百年便更替。

這世界上沒有世襲的角色。既然眾生平等,大家輪流扮演,怎可能宗教法師是世襲的呢?其虛妄性在此。與其問他是否是某某法王、仁波切轉世,倒不如問他大駕光臨這世要如何為眾生服務?

是像德蕾莎修女到加爾各答最貧困的地方一輩子濟貧呢?還是被高高供奉在堂皇的道場中,每日侈談空性,販賣精神上的安非他命?果真前世是濟眾的高僧,這世應是發明小兒麻痺疫苗的沙克,或是環保鬥士瑞秋.卡森。

菩薩既有心渡眾而留在人間,怎會被供在堂皇的廟裡受人膜拜頂禮,他們會化身為摩頂放踵、席不暇暖,為增進人間福祉的人權鬥士、教育家、科學家、社會工作者、無國界組織的醫生和護理人員。

靈界要傳達的訊息是任何角色沒有世襲罔替的,眾生藉著各種角色去體悟而已。若照佛家諸法空相,不生不滅的說法,仁波切、法王、達賴班禪的轉世之說更是虛妄中的虛妄。

所羅門王的智慧

小時候在基督教辦的孤兒院成長,自小讀經禱告,然而,直到晚年,重讀聖經,才明白其中道理,對我而言,最有智慧及意義的是舊約《傳道書》,作者所羅門王,叔本華的悲觀哲學論調出自於此。

所羅門王是以色列諸王中最出色的,集智慧、財富、聲望、權力於一生,嬪妃無數,戰無不勝,但他對人生的體會只有兩個字「空虛」,他認為「日光之下無新事」、「巧者拙之奴」,老天給的擔子十分沉重,但世上一切事都是空虛,人們所有的努力不過是捕風捉影。

天下萬事都有定期,生有時,死有時,愛有時,恨有時,不管個人的悲歡離合、生老病死或國家社會的治亂興替,都有一定的時間,非人力可為。所以他主張吃吃喝喝、享受辛勞的成果是唯一對抗空虛的方法,雖然這麼做也是一場空虛。

這世上經常是「好人不長命,禍害遺千年」,讓人對所謂的「正義」困惑,由於猶太教並無因果輪迴,所以他認為這一切全是上帝的安排,世人是無法置喙,只有乖乖地接受安排。

儒家也認為「死生有命,富貴在天」,人們只能修心養性,以俟天命。

但因果輪迴之說,卻讓我們明白「冥冥中的定數」,仍是自作自受,因為看不破「空虛」,所以放不下愛恨情仇,生生世世不斷上演著悲金悼玉的「紅樓夢」呀!

►►►立即前往購買施寄青《當頭棒喝》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