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書中沒有黃金屋,書中沒有顏如玉,書中只有一條幽徑,通向未知的、神祕的、趣味藏無盡的世界。我不知道是否開卷有益,只知道開卷有趣,十分有趣啊。

喜歡閱讀的人,和不愛閱讀的人不一樣,想法、氣質、用語,都不一樣;從前不大閱讀的人,開始喜歡閱讀之後,也會判若兩人,後來的自己和之前的自己,觀念、心境,大不相同。

然而是福是禍,是好是壞,卻說不定。確定的是,手不釋卷的人,尤其經常涉獵人文書籍的讀者,和外在環境多多少少格格不入。正是這分格格不入,令個人的讀書活動參雜著許多矛盾的感覺:高傲與卑屈,睥睨與自嘲,滿腔熱情與滿腹牢騷。讀書到後來,和這個世界產生違和感。

《非普通讀者》以英國女王的真人假事,敘述迷戀閱讀之後個人內在的轉變,以及自此與外在事物的矛盾。

愛上閱讀後,對許多事物的感覺變了。五十年來以英國女王身分參加公眾活動,行禮如儀,不覺什麼,如今卻變得諸事索然,主持典禮、剪綵、參訪、致詞,全成了苦差事,顯得漫不經心,恨不得活動草草結束,好回去繼續閱讀。為了把握時間看書,她練就一身本領,坐在馬車裡,書本攤放在窗緣下方,眼裡盯著書,手對著路旁群眾揮舞。

閱讀後,問候語和閒聊話題也變了,不時以書本串場,讓場面變得尷尬,本書便以這樣的場景、對話開始:女王與法國總統見面,興沖沖向前問他對法國爭議作家惹內的看法,可想而知法國總統臉上的斜線,哦嗯啊喔,支支吾吾。

之前接見民眾,問的不外乎交通、年紀、籍貫等例行寒暄,如今問起:「你最近讀哪些書?」這些總令隨行官員捏把冷汗。

女王愛閱讀這事,讓幕僚惶惶不安,想方設法轉移女王對閱讀的注意力,或阻撓,或破壞(例如把女王出巡帶去的書藏起來),或規勸,或出些餿主意(例如把閱讀的熱忱投注於其他消遣,如賽馬……)。

女王和私人秘書凱文爵士有段對話。凱文爵士不樂見女王耽於閱讀,他對女王推廣閱讀,以愛書人形象出現在子民面前,不以為然,他說縱然不流露菁英心態,但會讓民眾感覺被排擠。女王不解,不是民眾都愛看書嗎?凱文爵士說:不,不是不能,而是不為,閱讀這件事,不為的人,占了大多數。

曾幾何時,閱讀成為小眾事物,而以閱讀為主題的小說,可能是小眾中的小眾。但《非普通讀者》是可愛的小書,值得推薦。可愛之一是,本書傳遞出閱讀的好感。閱讀是愉悅的事,不要用酸溜溜的口吻推廣閱讀,讓人徒增反感。(雖然本書對不讀書的官員多加嘲諷,但都適可而止,並未流於刻薄。)

其次,書中並未神化閱讀的好處,女王並未因此領悟治國平天下的道理,只在個人的閱讀天地裡徜徉。

炎炎夏日,適合讀這樣輕巧可愛的小書。

果子離群索書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