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施寄青
她是「離婚教主」、「麻辣鮮師」、「通靈終結者」,一生大風大浪,敢怒敢言,挑戰各種不公不義,一場十多年的靈異之旅,使她逐漸明白,這趟旅程是她人生最後的課題──看透因果,以平和的心境,坦然面對生命。

施寄青最後手稿《夢迴南詔》08/26 正式出版!

過去我曾和紫靈合作,替一百一十個人看前世今生,當然肥水不落外人田,我一定先找我的學生和兒子們當白老鼠,他們的前世故事都記錄在我學生為我架設的○○七網站上。後集結成書,書名為《當頭棒喝》、《續‧當頭棒喝》。

父母是自己選的?

很絕的是我從未想過他們是否跟我前世有關係?我只問過通靈人泰德,我那兩個兒子為何會當我兒子,他說他們是自己找上我的,我反問泰德他們為何會找上我?他說:「他們認為妳是他們要的母親。」

一個人還可以選擇父母呀!真是這樣,我怎會選從小拋棄我的父親,一直瘋癲的母親,害我受累大半生,難道我是頭殼歹去了。

還記得我曾和一位之後已自殺的老同事在咖啡館聊天,當時還有我兒子艾倫在座,老同事說:「我們都很倒楣,我們的父母都太糟了。」

她是有感而發,她父親是個敗家子,敗光所有的祖產,母親是拖了好幾個拖油瓶的再醮婦,嫁她父親只因前夫死後,生活無以為繼,所幸生得絕世容顏,才能嫁給有錢人家的敗家子。不意生下她是個小臉症患者,聰明絕頂,樣貌怪異,真是「心比天高、命如紙薄」,還為躁鬱症所苦,任教的學校最後請她走路,因她已成為學校的困擾。她回去投靠母親及同母異父的哥哥,照顧她的是她的獨生女,她早已與丈夫離婚。想來她抱怨她的父母,她女兒是否也要抱怨有她這樣的母親呢?

我與兒子、學生們的前世緣份

比起她來,我的父母也很糟,所幸我生得頭臉周正,算得上是才貌雙全,最幸運的是沒遺傳到母親的精神病,神智還健全。我回答她說:「我們抱怨我們的父母,就不知我們的子女會不會抱怨我們呀!」

這時坐在一旁的艾倫說:「怎麼會?我覺得有妳做母親很好呀!」

我心想:「你父親把你們趕走,你們回來投奔我,我賣房賣地來栽培你們,你還要不滿意,那就是忘恩負義了。何況當初是你們選擇要跟他的,離婚的原因是他搞外遇,又不是我的錯。」

我一直扮演一個從不困擾兒子的母親,讓他們沒有後顧之憂,不像我的父母拖累我大半生。至於這幾個追隨我的學生,他們都曾受惠於我,無論是物質上或精神上,我教書一向身教重於言教,重視自己的成長,活到老學到老,投身婦女運動,樹立知識份子的楷模,家事、國事、天下事,事事關心,事事參與,教起書來由於讀書甚多,能說善道,學生如沐春風,自然會被我這個老師折服。所以我從未想過他們前世是否跟我有緣,何況在看他們前世今生時,並未看到我們之間有何關係。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