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犢玫瑰

「難得一身好本領,情關始終闖不過,闖不過,柔情蜜意,亂揮刀劍無結果……」近年來,情殺案的新聞有增無減,不論出身如何,教育程度是高是低,關於愛情,似乎總是難過情關,想不開的人比比皆是,對於愛情,該怎麼去了解,我們若試著從理性的腦科學去解析,也許能有所不同的領悟吧!

酒神巴克斯的瘋狂:愛似醉酒的迷茫

一般而言,愛的初期是如烈火般的階段,我們彷彿進入一個特殊空間,轉換了恐懼、慾望,與生命的觀點,事情的優先順序也隨之改變,當人們墜入愛河,會被狂喜給佔據,感覺世界的一切都很美好,人們變得極度樂觀,甚至可以包容那些平常足以惹惱我們的事情。

然而,愛是最複雜、最模糊、最不可預料的事,不論愛人或是被愛,當中包含了喜悅、焦慮、嫉妒、悲傷,甚至是憤怒、遺憾和罪惡感;而對於這一切關於愛的了解仍十分有限,透過研究基因、神經化學、腦部影像等,人們一再嘗試解讀愛的不同階段和類型。

命中注定愛上你:人人都是外貌協會

「外貌」在傳統愛情觀念上一直是重要的元素,曾有詩人這樣形容:

愛是一種源自內心的渴望
穿過豐沛的莫大喜悅
雙眼首先產生愛,而後由心靈給予滋養
……雙眼將影像呈現給內心
如其所見的一切事物,不論好壞……

可見,愛的主要器官並非心臟,而邱比特的愛之箭,就某種意義來說,其實是直直射進我們雙眼,深入大腦直達視丘,視丘處理完視覺訊息後,再將其傳遞至梭狀迴臉孔區(fusiform face area),最終,臉孔,變成了我們遇見一個人時,感受愛情最重要的線索。

凱卜葛拉妄想症:被情緒出賣的視覺

愛情早前的浪漫和熱情可以說是一種持續的自我欺騙,有種詭異的神經學症狀叫做「凱卜葛拉妄想症」(Capgrs delusion),說明我們的視覺是如何被情緒出賣。

想必每個人都或多或少有過這樣的經驗,自認非常了解對方,卻對他們的印象和真實情況相去甚遠,彷彿不再認得另一半,感覺對方逐漸變成陌生人,就像成了一個冒牌貨一樣。

其實,凱卜葛拉妄想症患者的視覺功能在本質上並無太大改變,但與視覺辨識的解讀有關,問題出現在透過情緒來判斷視覺訊息的歷程,偉大的愛情詩人莎士比亞在十四行詩中曾這樣說過:

喔,愛給了我什麼樣的雙眼,
竟沒有符合真實的眼光!
即便有,為何我的判斷力不見蹤影,
看的真切卻不當譴責?

因此,研究凱卜葛拉妄想症有助於了解愛的基本面向,是因為我們愛上的那個人,與其真實樣貌的落差,往往這個差距會在戀人們交往較長的時間後才會呈現出來,但愛的喜悅卻讓我們依據理想中的伴侶形象,試圖虛構出全然扭曲的投射印象。

告別偉大的愛情傳說:羅密歐與茱麗葉如果活著……

早期戀愛的熱情和渴望,那種狂熱的愛情,就像羅密歐和茱麗葉一樣,然而,這對年輕的戀人沒有機會為失去的熱情懊悔,在感情枯萎消逝前就死去了,或許是時候我們不該再一味的崇拜那樣無盡的愛,而必須好好思考:是什麼能讓彼此關係走得長遠?當激情過後,能穩固彼此連結的到底又是什麼?

愛是什麼?愛是一種旅途的藝術,意味著創造出彼此尊重的空間,涵括預期之外的事物,帶著感恩和責任,在各自扮演的角色上有所成長,是一門博大精深的學問!關於愛,「愛是一個比責任更好的老師。」──愛因斯坦(Albert Einstein)。

其實大腦不懂你的心:揭開隱藏在神經科學下的情緒真貌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