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李屹

有五個姊姊的我就註定要單身了啊》即將完結,眾多讀者都在推敲最終配對。有讀者問第六集的封面畫的是誰,作家啞鳴不疑有他,回答後才發現,原來讀者是在套話,只為了提前揭曉結局。

是什麼樣的作品,搏得這麼心機的讀者?《有五個姊姊的我就註定要單身了啊》(以下簡稱《有》)的主角,是從沒交過女友的高中生李狂龍,向女生告白十七次,被拒絕十八次,這一部分是因為自己白目,但他的五位姊姊,大姊三令五申不可交女友,四姊計謀百出各種破壞狂龍與意中人的關係,五姊照顧狂龍無微不至,卻也讓狂龍根本沒空檔跟其他女生獨處。

這樣的狂龍,卻遇到喜歡特攝片的女孩.小夢,以美術課組員的名義,主動親近狂龍。偏偏狂龍千方百計追求小夢的過程中,才慢慢發現自己對五個姊姊的不同感情……

後宮也能學社交

彷彿戀愛遊戲的故事發展,可能是這部輕小說最讓讀者著迷的地方。在訪談中,啞鳴區分兩種不同的BG(男女取向)「後宮」,最關鍵的差異是女角願不願意「分享」男主角。倘若男主角享齊人之福,往往會犧牲女角的個性;少了出於獨佔慾的各種盤算和行動,女角難免有所失色。

然而在《有》當中,小夢和五個姊姊並不是任憑狂龍指手畫腳的「玩物」,而是有血有肉、有稜有角的立體角色。狂龍遊走其間,儘管曖昧,卻遠遠談不上魚與熊掌兼得,反之,三不五時被小夢和姊姊指使、喝斥、潛移默化(許多「姊控」的男生默默很喜歡被這樣對待呢)。

尤其小夢,啞鳴說,是本作中他自認寫得最成功的角色,戲份雖少,每次出場卻都改變男主角的想法。她不願成為狂龍後宮的一員,而且屢屢展現自己的觀點與性格。如果狂龍在故事中越來越討人喜歡,多半也是小夢的功勞。

五個姊姊各有特色,自然不在話下。大姊恩威並重,三姊家裡蹲,四姊善於機關詭計,五姊溫柔體貼,這些設定並不少見,然而啞鳴還能刻劃腦袋更深處的東西,譬如二姊的戀愛觀。

人總是在失去的時候才覺得東西重要,一直後悔,因此而得到教訓。正因如此,二姊認為,交往中得到的東西,亦即她所謂的「自由」,要好好珍惜。分手才懷念交往時被控制的感覺,啞鳴巧妙地將他的體悟融入作品。

角色有足夠的厚度,才耐得住讀者咀嚼。有些讀者認為,《有》就像一本跟女生互動的手冊,看這中二狂龍摸索跟女生互動的竅門,自己也有收穫。的確,啞鳴說,他會拆解三次元女生的特色,如食量很小、愛笑等,放在心裡醞釀,一旦下筆,角色就活靈活現了。

又如前作《我的妹妹沒有公主病》,起初下筆只想諷刺,把妹妹寫得有點機車。後來覺得公主病背後一定有原因,於是認真探討,作品才更耐讀了。

不要被大師束縛

寫出風趣精采的《有》,啞鳴睡覺八成都墊輕小說當枕頭吧!?

其實不然,啞鳴自承:動筆之前從來沒有看過輕小說。著手寫《我的妹妹沒有公主病》之前,讀了《我的妹妹哪有那麼可愛》,拿捏輕小說的規則,才知道輕小說是圓是扁。啞鳴固然是「素人」,卻也因此不容易受前輩大師束縛。

啞鳴謙稱文筆欠雕琢,僥倖輕小說相對不講究詞藻,而且形式限制很少,讓他有機會將三次元裡細心敏銳的觀察化作故事。有些讀者批評他愛用「一堆有病的人物」推動情節,啞鳴不以為忤,他認為「輕小說本來就講究角色特色」,「有人說輕小說是角色小說,靠一瞬間就能抓住讀者眼光的角色撐起來」。

寫出角色的魅力,是輕小說作者必須紮穩的馬步。

可是這些「怪咖」角色真的不會怪得太超過嗎?啞鳴說得直白:「人本來就有怪癖,沒有例外。」他自己的怪癖是,寫稿時一定要聽電子音樂,一定要「董茲董茲」才能寫。何況現實比小說離奇的例子比比皆是。

雖然主張隨興開放的創作觀,啞鳴還是有自己的分寸。當問及狂龍有沒有可能跟有血緣關係的姊姊在一起,老師直言這太禁忌了,沒膽量寫,本人也沒辦法嘗試。(嗚嗚大姊出局了。)

且不說亂倫這種比較極端的狀況,啞鳴的器量可是比宇智波鼬寬闊得多。

他想對讀者說:不必為自己設限。就說閱讀吧,喜歡讀輕小說的你何妨踏出熟悉的領域,讀讀看其他種類的作品?觸角往外伸張,拉進不同的可能性,自己的路才會寬敞。如果不熟二戰的戰艦,根本寫不出晚近很紅的「艦娘」(《艦隊これくしょん -艦これ-》),只讀輕小說怎麼會知道「排水量」之類的知識。

這一點,2015 年 3 月完結的動畫《白箱》(SHIROBAKO)第二季也有處理到。故事中的武藏野動畫公司負責製作人氣漫畫《第三飛行少女隊》改編動畫,為了用雲朵與天空表現角色的心境,為了 CG 動畫維妙維肖,需要蒐集各式各樣的資料,甚至要聘用一位專人負責。

為什麼不給自己一個機會

讀者你讀著狂龍來回攻略女生,放鬆又開心,可是你也心知肚明——這是輕小說,書外的你擺明不是「現充」,有五十本輕小說的你,難道註定交不到男/女友?對此,啞鳴透過這篇訪談朝你吶喊:「一整天宅在家裡,沒有多認識三次元男/女生,怎麼擺脫單身呢?」

不要拒絕別人。啞鳴說,學校、公司總是會有邀約,有時只是因為尷尬,只是怕當分母,就先排斥別人的邀約。這樣很可惜,他直言,要給自己一個機會,也給別人一個機會,就算丟臉也沒關係。

啞鳴自己勇於嘗試也體現在他善用電子書一事上。他本來就超喜歡電子書,有手機哪裡都可以看;最近入手《野獸之城》,四、五百頁卻不佔空間,走到哪看到哪。

不僅如此,電子書還有強大的推廣實力,跟啞鳴「越多人看越好」的想法不謀而合,甚至前面幾本免費讓人看也沒關係,喜歡自然會買後面的集數。

為什麼不給自己一個機會?有五個姊姊的「我」終於正視姊姊對自己的感情,他會怎麼抉擇,你又會怎麼抉擇?

延伸閱讀:

《有五個姊姊的我就註定要單身了啊(01)》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