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馮翊綱

有幸在一次談話場合,與諸位學者討論到「相聲」這個字眼。當場,胡耀恆教授認為,古希臘的「羊人劇」(Satyr Play)可視為人類最早的「相聲」。這個見解我很喜歡,因為,這把「相聲」在概念上連掛到全人類,且將年分提前了兩千多年。

最重要的,古希臘戲劇是「說話的」,無論悲劇、喜劇,在結構上,戲劇人物將「已發生過的事件」帶到場上,「描述」事件,而非「發生」事件。人物在場上面對聽聞事實(或謊言)的當下,發生反應、情緒,但仍把重要的行為(殺戮或挖眼)拉到後台去執行。

劇情電影大行其道以前,舞台戲劇藝術都是含蓄的、情緒的、言語的、動口不動手的。電影藝術的速度、拼貼、距離忽近忽遠,改變了(或說干擾了)部分學者,錯將「不能只是說,必得演出來」祭為劇本創作的緊箍咒。

說話,是戲劇藝術的終極充要條件,一如文學的媒介是文字,繪畫的媒介是平面構圖,舞蹈的媒介是人類肢體。戲劇,就是說話的藝術。那麼,從哪一個角度來規範以說話為「主要媒介」的相聲,說它「不是戲劇」呢?

雖然可以在兩千年前的外國找到類似的劇種,然而「相聲」二字在現代的風行與定義,確實起始於十九世紀末,是很新的現代戲劇類型。

戲劇,是廣義的集合名詞,相聲,是其中的一個項目。《中國大百科全書》,將「戲劇」、「戲曲曲藝」分冊編輯,並非強制分「類」,乃因中華民族文化,戲曲文明極為璀璨,說唱藝術亦是精采繽紛,卓然於世界,應該集中強調。試想,關漢卿只准稱為「戲曲才人」而不准稱為「戲劇作者」,這合乎「文化」的精神嗎?

我被人稱讚「不正統」很久了,但請問,自詡為「正統」的你,這麼多年來都做了什麼對觀眾有益的事情呢?

以說相聲為業的演員、劇作者,可不可以偶爾把創意主張,混合拼貼一下呢?布雷希特作品的大量說唱藝術素材,不曾被分類成「曲藝」,貝克特的戲,「果陀」以外也有多部長段二人幽默對話,豈不是「相聲」?講起戲劇大師的名諱,人人肅然稱是,萬一我也是呢?給個機會嘛。

「不正統地混合西方形式與東方精神,並拼貼幽默對話與角色語言。」收錄在這本書裡的兩個劇本,《緋蝶》和《下次手冊》都是這樣的。

◎本文為《緋蝶》的作者序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George Tziralis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