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想像不同的醫院裡,上演著「不點」的奮鬥路障人生──《不好意思,我們擋路了》新書分享會

Q:第一次看到人體、血、傷口,有什麼感覺?
A:記得在進行大體解剖課程時,解剖每一個部位都還好,唯獨在解剖臉時我會有特別強烈的感覺,剛開始是害怕,但一想到有一個人願意為了自己躺在那裡,願意幫助自己成長進步,就會覺得害怕是一種不尊重大體老師的表現,該好好把握這珍貴的學習機會才是。而在第一次看到手術進行時,有同學會暈血,而我則處在莫名的冷靜中,會有種「喔⋯⋯嗯⋯⋯」無法用言語形容、但心跳快開的感覺,久了就會慢慢去習慣它。(笑)

Q:雖然希望病人可以健康離開醫院,但會怎麼面對未來可能遇到病人的死亡?
A:我覺得生死這件事,是要花一輩子去學習的課題。如果問我怎麼去面對死亡這個議題,我沒有辦法給你一個很肯定的答案。我只能說在面對每一個病人或有人要離開這個世界的時候,我都要用一個很嚴謹的態度去試著了解,不管是病人本身或病人家屬,這個死亡對他們的意義是怎麼樣的?然後他們要怎麼走下去?而我在經歷這個病人後,不管是意義也好、或是醫療上的知識也好,我是不是有領悟到我該學習到的事?我該想清楚我從這個案例上學習到哪些東西,讓下一個病人在面對同樣的情況時能夠有更好的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