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殷海光

我們常常聽到有人說:「我的思想正確」,「你的思想不正確」;「這個人的思想正確」,「那個人的思想不正確」。在這類批評的背後,似乎隱含著一個要求,就是要求思想正確。是的,很少文明人安於他們自己的思想不正確;而大多數文明人希望他們自己的思想正確。

然而,在斷定某一思想正確或不正確以前,我們必須有一個據之以斷定某一思想正確或不正確的評準(criterion)。如果這個評準沒有建立起來,那麼無論我們說某人的思想正確或說他的思想不正確,都是沒有意義的。換個形式來說,在正確思想的評準沒有正式提出之前,我們既不能有意義地說別人的思想正確,又不能有意義地說別人的思想不正確;我們既不能有意義地說我們自己的思想正確,又不能有意義地說我們自己的思想不正確。

我們現在要問:這樣的評準是否有呢?有,而且很雜多。最大多數人都不自覺他們所採取的評準大多係不自覺地來自他們的父母、學校、教堂、工廠、訓練場所、公共交通的系統等等。現在,因著種種條件之限制,我們只能簡略列舉對於我們最具支配力的幾種評準思想之基本條件:

(一)宗教:每一高級的宗教都有教義。從這一教義出發,這一宗教有其特殊的宇宙觀、世界觀、人生觀、生死觀、善惡觀、婚姻觀等等。這些「觀」,就是信奉這一宗教的人士據以論斷某一思想「正確」或「不正確」的預設評準。凡合於這些「觀」的思想就是「正確的思想」,否則就是「不正確的思想」。

(二)文化:文化是一種調合模式。它也是人的心智對生活環境長期反應所形成的行為模式。每一文化是一價值叢結。幾乎所有的人都泡在他們由之而成長起來的文化氛圍裡。人在文化空氣裡,很像魚在水裡,多不自覺。因此,在某一文化模型裡成長起來的文化分子常不自覺地將該一文化裡的生活方式、道德標準、價值觀念,視作固常,奉若天經地義。於是,這些東西,有意或無意地成為他據以論斷思想正確或不正確的評準。如果某一思想合於這些條件,那麼他就說這一思想是「正確的」;如果某一思想不合於這些條件,那麼他就說這一思想是「不正確的」。

(三)傳統:傳統可以是單系的,也可以是多系的。無論傳統是單系的還是多系的,傳統總是綿續的。因為傳統是綿續的,所以它常成為思想的軌序。思想一在軌序中進行,於是,遇到同型的刺激,反應也是同型的。例如,許多傳統主義者一遇到對「道統」的疑難,便斥之為「異端」,「邪說」。傳統與祖宗的遺訓又有密切關聯。在傳統之下,凡屬與之相合的思想,便被看作是「正確的」思想;凡屬與之不合的思想,便被斥為「不正確的」思想。

(四)教育:照通常的想法,教育總該是培養「正確思想」的程序。但是,在不同環境裡的教育有各自認為「正確」的思想。英國哲學家洛克(J. Locke)說「心如白紙」(tabula rasa)。這話誠然是毫無人類文化學(Human Culturology)根據的理想之談。但是,如果我們將這話改成較弱的形式,說人在幼年時心田較年長者單純,那麼確乎是不錯的。既然人在年幼時心田較年長者單純,於是正好容易被塗上五顏六色。人的思想以或多或少的程度受教育程序所決定。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前的日本人以侵略中國為「正確的」思想,反對侵略中國的思想被認為是「不正確的」。這裡有許多中小學生則認為合於教科書的思想是「正確的思想」;不合於教科書的思想是「不正確的」思想。可惜他們忘記了編教科書的是人,而人是會有錯的動物。

(五)政治:在這個小小地球的表面,有些人士視權力為生命,把獨攬政治當作人生唯一要務。為了達到這一目的,他們製造若干原基命題(Proto-Propositions)。從這些原基命題出發,塑造世界觀,社會觀;並依之而寫歷史、評人物、編新聞、壟斷是非。結果,凡合於這一基調的思想,都被認為是「正確的」思想;凡不合於這一基調的思想,都被認為是「不正確的」思想。

※ 本文摘錄自《思想與方法》 from Readmoo電子書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