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我們的研究也發現許多有關毛澤東生平的驚人的新事實,需要修正我們對中國共產主義運動歷史、中華人民共和國歷史,以及特別是毛澤東本人的既有的共同認識。根據廣泛的研究,我們記載中國共產黨從一九二一年建黨至一九五○年代初期持續依賴莫斯科財務支持。仔細注意毛澤東的一生,我們發現只有考量到它持續依賴莫斯科對它下達權威的政策指導和指令,才能理解當時的中國共產黨歷史。有關張國燾、周恩來、劉少奇、蔡和森、瞿秋白、鄧中夏、王若飛、陳雲、李立三、高崗、俞秀松及其他人的檔案材料也顯示,中共依然聽命於史達林及其副手,他們不但控制共產國際,手上也掌握著中共領導人的命運。我們從中共主要人物因為所謂的錯誤或「托派活動」被迫接受無數的、羞辱性的盤問及自我批判,可以看到這一點。甚至,還有證據顯示史達林在一九三八年考慮公審周恩來、劉少奇、康生、陳雲、李立三及其他人在內的共產國際官員。如果不是他放棄這個計劃,許多中共領導人或許就成為他的槍下幽魂。不過,有些文件顯示,他謀殺了大多數中共出席共產國際第七次大會的代表團人員(舉行時間為一九三五年七月至八月)。

史達林沒把毛澤東列入「黑名單」。史達林本人及共產國際的確協助毛澤東在中共黨內崛起掌權。其實,毛澤東並不像東德的瓦爾特‧烏布利希(Walter Ulbricht)、保加利亞的托多爾‧日夫可夫(Todor Zhivkov)或依附於莫斯科的其他中歐、東歐共產黨領導人,但是我們不再有懷疑,他的確忠於史達林,向史達林尋求指導與支持(我們談到毛澤東、史達林於一九四九年十二月至一九五○年一月的會談,就會透露這方面的內情。同樣有密切關係的是,我們會敘述韓戰期間毛澤東和史達林侷促不安的關係。史達林並沒有打算統一韓國,而是設法讓美國不只和北韓交戰,也和中國衝突,希望藉此削弱美國。史達林企圖進而在全球搧風點火掀起革命)。一直要到史達林於一九五三年三月去世之後,毛澤東才開始與蘇聯領導人保持距離。他覺得赫魯雪夫是不值得信任的小丑,刻意蔑視他。我們會顯示毛澤東和赫魯雪夫個人不和,是中、蘇分裂的主要原因之一。到了一九六○年代末期,中、蘇交惡已升高到一個程度,卻經常被低估。依據前蘇聯的秘密檔案,我們顯示在一九六○年代末期,中、蘇關係已緊繃到蘇聯領導人甚至開始考慮武裝介入中國事務,例如針對中國的工業重鎮發動原子攻擊或炸毀中國的原子基地。

我們也試圖呈現年邁的毛澤東於一九五○年代末期至一九七六年九月去世這段期間一個鮮明、客觀的圖像。這段期間,毛澤東發動大躍進(一九五八至六一年)和文化大革命(一九六六至七六年),企圖大膽依循獨特的毛式社會主義路線改造中國社會,卻造成極大規模的悲劇。這些事件全都根據新的檔案材料檢視,目的是指出其狂妄的目標和中共高級領導人彼此之間的權力鬥爭;毛澤東因為上了年紀,對他們日益疑神疑鬼,技巧地加以操縱以遂其目的。

和傳統觀點不同的是,我們顯示文化大革命不只是毛澤東最後的奪權鬥爭,而且是非常不幸、有許多嚴重瑕疵想達成其烏托邦理想──要在新的理想社會建立新的理想公民──的努力。到了一九六○年代中期,毛澤東認為社會主義重建社會政治關係還不夠。即使完成社會主義建設,人還是有惰性、自私自利。每個人都會潛藏貪婪的自我,夢想重回資本主義。因此,如果聽任發展,即使共產黨本身也會墮落。他因此得到一個信念:若不先搗毀中國文化裡的舊傳統價值,就不可能建立共產主義。然而,他顯然低估了人性。這個誤判不僅造成文化大革命失敗,也使毛澤東主義的計劃全盤破滅。毛澤東所擬想的粗糙的威權專制共產主義制度、一個嚴厲統制的社會,隨著毛澤東本人去世也埋入地下。

總結而言,身為歷史學者,我們的職責不在責備或讚頌毛澤東。我們給自己訂的職責是,盡最大努力詳細地呈現二十世紀一位最有權有勢的政治領袖。我們希望本書有助於讀者對毛澤東、對他所生長的時代和國家、對他所創造的中國,有更深入、更正確的瞭解。

◎本文摘自《毛澤東:真實的故事》立即前往試讀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Tauno Tõhk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