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芒果青、攝影/王薇

你知道台灣的商店招牌最愛用的字體?不同的字型又有什麼特色與意涵?跟著長期研究字型的柯志杰與蘇煒翔,沿著後火車站巷弄和日星鑄字行,一起走進字型背後的文字歷史,透過他們在地生活的經驗與專業,發現觀看臺北的多元面貌。

當日路線:捷運北門站 → 鄭州路 → 重慶北路一段 → 華陰街 → 太原路 → 日星鑄字行

週六早上九點五十分的北門捷運站內,聚集一群戴著耳機、手持各式相機的人群準備展開一場城市的微旅行。擔任這場導覽行程的「說書人」,就是站在中央的「字嗨」社團發起人柯志杰,和《字型散步》的共同作者蘇煒翔。

柯志杰和蘇煒翔(以下簡稱柯蘇)還沒出站,一開始就先從站內大廳介紹古蹟背景的景觀牆,一面為大家找出牆上文字敘述裡使用的字體,一手拿著平板顯示對應的字體名稱,告訴大家書法和字型應用的密切關係。「這個『臺北車站的演變』標題是華康龍門石碑體,從魏碑演變而來。」

碑文字體不只存在書法裡,就在你我生活的週邊,圖為華康龍門石碑體。@北門站內

碑文字體不只存在書法裡,就在你我生活的週邊,圖為華康龍門石碑體。@北門站內

「數位化的中文其實還留著鉛字的外框」兩人提到,隨著文字數位化的演進,電腦造字成為今日招牌和告示的主流,不過鉛字的排版方式、中文字體本身的筆畫,甚至是人們用筆書寫文字的方式,卻還是深深地影響著現代的電腦字型構成。

柯蘇指出,很多人因為電腦操作方便,習慣透過壓縮字體來達到字型外觀的獨特和設計,但他們其實不鼓勵過度壓縮字體,改變的幅度最好也不要超過 9%;「中文字因為下筆的力道和方向,整個字型看起來會是橫細直粗,壓縮時只會改變筆畫的直畫,橫畫還是一樣。」

指著雙語說明的地方,兩人也提醒大家在中文字體的構成裡,字本身就留有間隙,如果要將中英文放置一起,應該要想辦法讓拉丁字的底線(base line),在視覺上跟中文的中心點對齊,也要留意英文字句裡不要出現有中文標點符號。

走出北門站,過了市民大道進入鄭州路,柯志杰與蘇煒翔細心確認著每個參加者過了馬路,接下來便沿著重慶南路和華陰街店家,一一細數街邊、騎樓下的老式招牌,有的甚至還可以看到斑駁的招牌在掉漆後露出的筆畫,或是裸露的燈管,記憶著電腦還未普及前,屬於手繪的油漆時代。

燈箱的外衣褪下,反而顯露出中文字型裡最重要的骨幹──筆畫。@鄭州路

燈箱的外衣褪下,反而顯露出中文字型裡最重要的骨幹──筆畫。@鄭州路

那時候,每一個師傅,都是路上風景的造字設計師。柯蘇進一步解釋,在油漆招牌逐漸式微後,其實有一小段照相打字的時期;將近 20 年前,也曾流行點陣式的招牌,但最後都因為電腦和文書軟體的出現,被俗稱卡點西德(Cutting Sheel)的電腦割字逐漸取代。

像是油漆筆在書寫圓體比較好收筆,圓體就成為許多師傅愛用字體,還有在不同的招牌出現舖(鋪)、館(舘)的異體字,甚至是日文裡的漢字體。兩人說,這些舊招牌裡,有著師傅們對於字型發想的巧思,可以看見台灣傳統字型跟現代電腦寫法的不同,師傅們精確手藝和當時的風格偏好也都一一藏在這些舊時代的遺跡裡。舉例來說,許多傳統店家在門前放置的統一發票商號,就透露出當時傳統中文字由右至左書寫的影響。

傳統商家的統一發票商號的排序,受到漢字由右至左的書寫習慣影響。@太原路

傳統商家的統一發票商號的排序,受到漢字由右至左的書寫習慣影響。@太原路

不管是電話號碼,或是照片中「工」字的字型,都可以看見師傅的創意展現。@華陰街

不管是電話號碼,或是照片中「工」字的字型,都可以看見師傅的創意展現。@華陰街

遇到缺字時,師傅就是街頭的倉頡。把「梁」的上方,加上「米」,就造成「粱」了。@鄭州路

遇到缺字時,師傅就是街頭的倉頡。把「梁」的上方,加上「米」,就造成「粱」了。@鄭州路

發現了嗎?「口」是日文字體!@華陰街

發現了嗎?「口」是日文字體!@華陰街

就和衣著可以看出人的品味一樣,字體的選擇搭配也會透露出店家風格,使用勘亭流體,就容易想起日本的屋亭料理;看到小篆,就會讓人聯想廟宇裡的對聯。「臺灣的告示或招牌用字喜歡用顏真卿體,或是讓歐陽詢體加粗,也是因為這類字體的筆畫粗,容易被人看見。」他們說。

從華陰街轉進太原路,終於來到日星鑄字行,進入此次導覽的最核心──探訪鉛字印刷的排印方式。日星由張錫齡先生創始於 1968 年,在鉛字行被時代汰換後,「這裡應該是臺灣,甚至華人社會裡碩果僅存的活版印刷鑄字行了,」張老闆笑著說。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