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EE 衛報目擊者」不只達到 EE 希望透過「衛報實驗室」協助推動品牌知名度的目標,同時該應用程式也獲得許多行銷以及新聞報導獎項肯定,像是三座數位媒體界的洛維大獎(Lovie Awards),以及《報業公報》舉辦的英國新聞獎(Press Gazette British Journalism Award)的年度新聞創意獎項。

英國保險公司 Direct Line

「衛報實驗室」與廣告公司 MediaCom 為合作企業英國保險公司 Direct Line 所推出的行銷方案,則是打造「Direct Line 修理學」(Direct Line Fixology)平面與線上專區,而這些內容皆標示為「由誰(將內容)呈現給你」,也就是沒有新聞記者的參與。

行銷內容也正如專區之名,以文章或影片格式來提供與修理相關的多元秘訣,包括生活起居、出外旅遊、食物料理到寵物訓練等層面。而這些修理秘訣提供者大多來自修理專家們,「衛報實驗室」也提供讀者們和這些專家進行問與答的直播活動,來加強參與感、進一步提升品牌認同。

圖片截自《衛報》:http://www.theguardian.com/direct-line-fixology

圖片截自《衛報》:http://www.theguardian.com/direct-line-fixology

繼「衛報實驗室」去年於英國成立後,「美國衛報實驗室」也在今年年初成立,相較「衛報實驗室」擁有超過 100 名團隊成員的組成,「美國衛報實驗室」目前大約只有 15 名職員,初期目標是在建立可能的企業合作關係。(註2

根據報導,《衛報》集團在成立「衛報實驗室」之前,企業贊助的廣告收入在 2013 年時大約為 1,000 萬英鎊,而在 2014 年時大約是 1,500 萬英鎊,安娜·瓦金斯則表示他對於「衛報實驗室」所能帶來的營收,訂了個非常有野心的目標。

在新聞媒體包括《衛報》在內皆面臨著數位轉型掙扎的時期,《衛報》集團結合創意、策略與數據的「衛報實驗室」模式,的確能夠帶領新聞媒體在善用本身完整資源的前提下,開創出不同的可能性,但是否真的能如安娜·瓦金斯所預期,帶來爆發性的數位廣告營收成長,值得所有新聞媒體和品牌企業主們一起關注。

註1:《衛報》還有另外一類型的編輯獨立贊助內容,其標示為「由誰支持」(Supported by),透過全球各地基金會贊助來針對特定主題做專案報導。像是由蓋茲基金會(Bill &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所贊助的全球發展專案報導。此類型通常不在「衛報實驗室」的範疇之內。

註2:《衛報》美國版是在 2011 年成立,只有線上網站而沒有平面印刷。

Photo from Flickr CC byMichael Brunton-Spall

延伸閱讀:

  1. 「2015 年新聞媒體狀態」報告 8 大重點:新聞網站行動裝置流量高,但造訪時間短
  2. 數位廣告時代來臨:英國成為全球第一個數位廣告花費達五成的國家

參考資料:

Advertising Age, Campaign, Digiday, Marketing Magazine, Newsworks, The Guardian 1, 2, & The Guardian Information

 

新媒體世代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