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約書亞.格林(Joshua D. Greene)

在某個深邃黝暗的森林東方,有個牧民部落在公共牧場上牧羊。這裡的規則很簡單:每戶人家獲得相同數量的羊,各家各戶派出代表參加管理公地的長老會議。長年以來,長老會議做出了許多困難的決定。

舉例來說,某戶人家養了體型特大的羊,從公地上為自己取用了更多資源。經過一番熱烈辯論,長老會議決定禁止這件事。另一戶人家則被逮到毒殺鄰居的羊,為此他們受到嚴厲懲罰,有些人說罰得太重了,有些人則說罰得還不夠。經歷這些挑戰,東方的部落存活了下來,蓬勃發展,其中有些家庭比其他家庭更加興旺。

森林西邊是另一個部落,其中的牧民也共享一個牧場,但是每戶人家的羊隻數量是依據該戶人數來決定。這裡同樣也有長老會議,也做了困難的決定。

有個特別會生的家庭有十二個小孩,遠比其他人家都多,有些人抱怨他們從公地耗用了太多資源;另一戶人家的成員生了病,六個孩子在一年中就死了五個,有人認為剝奪他們一半以上的財產是雪上加霜,並不公平。儘管有這些挑戰,西方部落也存活了下來,蓬勃發展,某些人家比其他人家更發達。

森林北邊又是另一個部落,這裡沒有公共牧場,每戶人家都有一塊用柵欄圍起來的地。這些地的大小與肥沃程度差異很大,有一部分是因為有些人比其他人聰明、勤勞,他們用積存下來的財產向較不發達的鄰人買來土地。但有些牧民較不發達不是因為不努力,只是因為時運不濟,被疾病奪走了他們的牲畜或孩子。

還有一些牧民卻出奇地幸運,他們不是因為特別聰明或勤勞而擁有龐大肥沃的土地,只是因為繼承而富有。在北方這裡,長老會議不太做事,他們只需要確保牧民遵守相互之間的承諾,並尊重彼此的財產權。北方家庭在財富上的龐大差異是許多紛爭的來源。每年冬天都有一些北方人因為飢寒交迫死去,但大部分家庭還是發達了,其中一些比起另外一些要興盛許多。

森林南方是第四個部落。他們不僅共享牧場,也共享動物。他們的長老會議非常忙碌,長老們負責管理部落的牲畜、分派工作給人們,並監督他們工作,部落勞力的成果則由所有成員平均分享。這也引發了許多爭執,因為某些部落成員比其他人聰明而勤勞。

長老會議聽到不少關於工人偷懶的抱怨,但努力工作的人還是占大多數,有些人是受到社群精神的感召而工作,其他人則是因為怕被鄰人斥責而上工。儘管有這些挑戰,南方的部落也存活了下來,雖然不如北方那樣發達,但也夠好了,而且在南方,沒有人在冬天因為挨餓受凍而死。

新牧場、新機會、新爭端

有一年夏天,一場大火燒毀了整座森林,只剩下灰燼。之後下了幾場大雨,沒多久,茂密的森林就變成了鋪滿一片嫩綠青草的山丘,是放牧牲畜的絕佳場地。四鄰的部落都趕來宣稱他們的產權,造成許多紛爭。

南方部落宣稱新的放牧場是屬於每個人的,必須為共同的利益加以運用。他們組織了一個新的委員會來管理新的牧場,並邀請其他部落派出代表參加。北方牧民對此嗤之以鼻。當南方人籌畫他們遠大的計畫時,北方人家已經蓋起了房舍與石牆,並且放他們的牲畜出來吃草。許多東方人與西方人也這麼做,只是沒有那麼積極。一些家庭也派出代表參加新的委員會。

這四個部落激烈爭吵,許多人與牲畜因此喪失生命,小爭執變成流血衝突,最後再演變成致命的戰爭:有一隻南方人的羊溜進了北方人的地,北方人歸還了這隻羊,結果另一隻南方的羊又跑來,這次北方人要求贖金,但南方人拒絕付錢,於是北方人殺了那隻羊,南方人也抓了三隻北方人的羊宰掉,北方人再抓來南方人的十隻羊宰掉。接著南方人燒了北方人的農舍,殺了一個小孩。十個北方家庭衝入南方人的聚會所,放火,殺了數十個南方人,包括許多小孩子。就這樣一來一回,他們用暴力與怒氣對幹,讓青翠的山丘浸滿了鮮血。

更糟的是,遠方的部落也來到新的牧場進行開拓。有個部落宣稱新牧場是上帝賜給他們的禮物,在他們的宗教經典裡,早已預言了這場森林大火與綠色山丘。另一個部落宣稱新牧場其實是他們祖先的家園,他們是在好幾代前離開這裡,當時還沒有森林。

新到的部落也帶來了在外人眼裡十分奇異、甚至荒謬的規則與習俗:黑羊不能跟白羊睡在同一塊圈地上,女人在公眾場合要把耳垂遮起來,還有嚴格禁止在星期三唱歌。有個男人抱怨一個鄰居婦女在照料羊群時露出耳垂,害他那些敏感的兒子看到。女人拒絕遮住耳垂,這讓那個虔誠的鄰居極為憤怒。

一個小女孩告訴一個小男孩,他家人所祈禱的上帝並不存在,驚恐的男孩將這件事告訴他的父親,父親則向女孩的父親抱怨,女孩的父親替他的女兒辯護,稱讚她冰雪聰明,並拒絕道歉,為此女孩的父親被殺了,這是他冒犯部落律法的必然下場,而由此也引發了另一場血腥仇殺。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