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溫筱鴻

我從未想過有一天會成為總經理。我沒有傲人的家世背景、沒有權勢貴人的資金挹注、沒有高學歷的加持,從零開始,我從小 AE 到總經理,靠的是一步一腳印。

和大多數人一樣,年輕時,我只知道自己「不要什麼」,對於自己「想要什麼」卻仍舊在摸索,原本平凡內向的我,雖然踏出校園後的第一份工作是幸運成為喜來登飯店的禮賓公關,也做得還算有聲有色,而這份工作可以說是開啟我的人生潛能,讓我重新瞭解自己,定位自己。

經常會想念在喜來登飯店的工作,雖然辛苦卻總是有著一種踏實感,後來才明白,那種踏實感原來是我生命的 DNA,旁人都說我是屬於那種努力、再努力、更努力的人,因為我不相信一步登天,我不相信一蹴可及的幸福或成就,甘於一步一腳印就是溫筱鴻的特質。在當今光速倍的數位時代,一步一腳印可能過時了,成功似乎有各種一步登天的可能性。不過,即使可能一開始就一步登天,但之後的路仍然需要努力、再努力、更努力。

我總是往前看,有個藝術家曾說:「眼睛總是朝前看的人,眼前總是會看到新的地平線」,我就是這樣的一個人。

雜誌社小 AE,讓自己被看見

後來因家庭因素離開台灣,去了美國,兩年後再度回台灣,重新踏入職場,又一次面對機會和命運的選擇。那時我立志要從頭做起,一切歸零,讓自己像職場新人。

當時我將時尚雜誌做為重新開始的起跑目標,一方面因為服裝設計科系畢業,希望有機會可以學以致用,另一方面自己愛漂亮,喜歡接觸美麗的人事物。其實若回到飯店業,已有底子不用從頭做起,可以銜接在較好的位置繼續工作,但時尚雜誌卻是一個陌生的全新環境,必須從基層開始。

然而我又選了一條跟別人不一樣的路:決定到雜誌社從 AE 做起。親友們都笑我怎麼找工作怎麼盡挑苦頭吃?好像真的是這樣──不過當然不是故意要吃苦,只是喜歡給自己新挑戰,我已經大概知道飯店工作是怎麼回事,就想嘗試看看自己是否有其他發展機會。

很多人怕做錯選擇,其實只要具備能夠接受錯誤的勇氣,想好自己可以承擔的結果,就算錯了也沒關係,大不了當成白走一趟,尤其年輕人更應有嘗試的本錢,千萬不要害怕做錯選擇。事實上,任何事情都不會白走,我們總會在當中找到它的價值和意義──也許不是當下,但只要你辛苦過的,總有一天都會有意義,「凡走過必留下痕跡」,這句話絕對是擲地鏗鏘有聲的永遠真理。

於是,我去應徵並做了《BAZAAR》雜誌的 AE。

原本一開始我想應徵的是服裝編輯,可以接觸很多第一手流行資訊,但當時國際中文版的雜誌,大部分內容都是從國外翻譯,本地的服裝編輯職缺機會極少,僧多粥少,加上又沒有這方面的工作經驗,眼看服裝編輯當不成,沒魚蝦也好,只要能進入自己想要進入的產業,不管做什麼工作都行,當 AE 跑業務拉廣告我都願意做。

但我既沒有這方面的經歷,講話和外表也給人柔弱的小女人模樣,負責面試的主管語氣為難的說:「抱歉,目前編輯和業務都沒有缺人。」碰了軟釘子,也不知道哪裡來的固執和勇氣,居然開口提議:「我真的很想來這裡工作,沒關係,不用付我薪水,希望給我一個月到三個月的時間,讓我試試。」我到現在都還記得,當時主試的長官是鄧士茹總監,大概從來沒有人像我這麼「傻氣」,她臉上流露出有點意外的神情!不知道是被我的熱忱打動,還是評估這樣安排公司也不吃虧,等於多一個人跑業務,沒什麼不好,也就非常阿莎力:「好吧,那就讓妳來做 AE 試試看!」,她的這一點頭,為我的時尚產業生涯開了第一扇門。

想要成為一個時尚人的強烈動機,讓我脫口而出。就這樣,單純因為很希望獲得這個工作,我為自己創造了一個被看見的機會。只要能夠進去,就有機會被看見。

我內心很阿Q的告訴自己:「三個月沒有薪水領也沒什麼,就假裝自己還沒有畢業嘛!唸書的時候沒有薪水領,對吧?三個月,我就當成是被當掉了,多唸了三個月的書,厚著臉皮讓家人養,咬咬牙就撐過去了。」當然,我也想過停損點,三個月之後,如果發現自己不適合雜誌這一行,就認份回去找飯店的差事,至少我嘗試過,也努力過了,不會對不起自己。

熱情、態度、專業,缺一不可

現在自己當主管,經常被人問:「妳面試一個人的時候,妳會用什麼樣的標準評斷可不可以用他?」

我認為有三件事最重要,而且有順序:「第一是熱情、第二是態度,第三則是專業。」在應徵人時,這三者是有先後順序的,為什麼呢?今天如果一個人非常專業,他的能力非常好,但是沒有熱情的話,我不會用他;如果他很能幹、很優秀,態度卻很差,我也不會用他。聽起來,好像是說,熱情和態度很重要!那麼專業呢?當然也不可少,意思是說如果今天你很棒、你非常友善、你口才很好,但是你沒有專業,那也是白談。熱情、態度、專業,三者缺一不可,只是它的積分有優先順序!

為什麼把熱情擺在最前面?因為它是別人教不來的,唯有熱情能夠自我激勵、自我挑戰,不斷地讓自己自我突破,這項特質是職場的終極決勝。

即使不領薪水也要放手一試的熱忱,讓我獲得雜誌社的機會。但是我手邊根本沒有客戶,而且那時 BAZAAR 是出版界的新面孔,除了時尚圈,外界很少人聽過它,這下好了──我要如何在一個月到三個月內,讓自己做出成績,有機會被看見?

當時主要客戶都掌握在資深業務員手上,菜鳥只能自求多福,不只在雜誌社,任何領域的業務生態都是如此。以前做廣告不是講「做」廣告,是講「拉」廣告,就像拉保險一樣,有時難免給人負面的觀感,拜訪客戶碰上軟硬釘子甚至嘴上吃一頓排頭,都是家常便飯。但是我除了拼命四處拜訪,別無他法,人家一天跑三、四攤,我就安排六、七家。

可惜光靠這樣,還是無法讓業績突破,絕中生智的我也不知道自己哪來的異想天開,某天看到中國石油,就自己發明了一個標語:「為台灣女性加油!」在過去,從來沒有人想過以女性讀者為主的時尚雜誌,可以找形象陽剛的中國石油刊登廣告。我絕對是業界第一個,真是既天真又天才,或者應該說我是天兵吧。

而且我這個業務菜鳥,因為沒有經驗,反而自己創造出一些方法。不像大部分業務都是直接拿著雜誌去拜訪客戶,我則因為從小喜歡動手 DIY,自己做了一張「為台灣女性加油」的廣告草稿,然後把它貼進國外版的 BAZAAR 雜誌。沒有老客戶,反而逼著我得做功課,不是只用交情換廣告。

一直到後來我升為業務主管仍然維持這個習慣,就算是熟識的客戶,憑什麼要對方下廣告?希望靠的是專業,用雙贏的策略贏得業績。

但是一開始挫折不斷,首先碰到的難關是,拿著 DIY 做好的廣告頁,可是根本沒機會見到中國石油負責廣告的主管,因為不認識。只能按規矩把雜誌送去行銷企劃部,然後每隔幾天(絕對不能每天,否則人家會覺得有點煩)就坐在人家企畫部的門口接待處,現在想想,都不知道是哪來的臉皮?在我的個性特質裡,好像有一種愈挫愈勇的勇氣。

有一天,雨下得非常大。輕度颱風來襲,風大雨大,但還沒有到達停課停班的標準,我還是頂著風雨到中油繼續等待。結果,負責行銷的郭副總剛好經過,突然停下腳步,隨口問旁邊的人:「這女生是誰啊?怎麼常常都看到她?」經過介紹,我趕緊把握機會上前遞出隨身準備的雜誌。郭副總大概從來沒想過有人「敢」跟中國石油提出這種另類訴求的廣告吧?加上是新雜誌,廣告費並不貴,或許對我這個傻氣兼勇氣滿滿的業務菜鳥,也有一點鼓勵的意味,結果他不但點頭答應,還成為重要客戶!哇,當時真的有一戰成名的感覺!不只我的長官嚇一跳、就連我自己都不敢置信,我竟然辦到了。

每個人的人生都有機會和命運,深感自己運氣真好之餘,也慶幸自己始終鍥而不捨,當機會來臨的時候,才有可能抓住它。

※ 本文摘錄自《溫筱鴻的鐵戰人生》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