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犁客

犁客

每天半夜走進文字荒田耕作的莫名其妙生物,雜食亂栽,還沒種出一顆果實,已經犁整下畦荒地。

文/犁客

「以即將到來的總統大選為例,電視辯論和新聞還有很大的比例鎖定在大家其實沒那麼在意的議題上,比如九二共識;」伊格言說,「現在總統大選第一次辯論剛剛結束,大家覺得納悶,為何媒體提問的四題中竟有三題涉及九二共識。這是一個完全錯誤的比例,顯見媒體報導的內容與大眾,尤其是年輕人,已經完全脫節了,但卻仍然佔據著對大眾發聲的位置。」

創作橫跨詩、散文、評論與小說的伊格言,雖然以最近的時事舉例說明他眼中媒體落後的狀況,但約莫在一年之前,他和創作領域包括散文、小說及電影的張耀升,就已經談到這種情形。「許多媒體的內容不是大家當下在意的內容,而是網路上不知道已經來回討論了幾圈、要被扔進垃圾堆的東西。」伊格言說。

「以傳統媒體的運作來看,『內容』不是一家媒體能夠持續營運的重點,『廣告』才是;」張耀升認為,「所以一個媒體經營得夠久,會讓讀者覺得可能是因為它的內容夠好,但事實上更可能是因為它有固定的廣告收益。」

長期佔據發聲位置的媒體,持續刊載放送的卻是與閱聽大眾越離越遠的內容;伊格言、張耀升,加上寫散文也寫小說的陳栢青,三個人開始嘗試做些不同的媒體實驗。「大家都被餵養了很多資訊,但大家也都只是虛胖,」陳栢青說,「選擇看起來很多,其實也就等於沒得選擇。」

三個人的創作領域互有部分重疊,個性則互不相同;在幾回嘗試之後,三人決定結合各自特色,製作一份線上刊物。「理論上,每個概念都有最合適的承載方式,以文類的型式來看,『小說』可能是最能夠容納各種不同表現方式的,因為理論上小說的範圍和語言一樣大。昆德拉說,小說應該表達『唯有小說能夠表達的事物』,我認為這確實是個很高的標準,但正好我本性上就喜歡難的東西。我希望寫出難,但又好看的小說;」伊格言期待用自己的想像力重新定義小說的同時,也能觸探心智的邊界,「但大家很容易被文類侷限,我一直在做跨界的創作實驗,這份新的刊物也不排斥任何新的可能。」

張耀升負責提供創意,不過在小說及影像作品常接觸黑暗意象的張耀升心裡,這份刊物應該要是好玩的,「黑其實是最溫暖的顏色,電影就是在一個黑黑的房間裡開始發生的啊,不正視黑暗就太虛偽了。」張耀升解釋,「閱讀就該像看電影一樣,讀者要覺得這是件好玩的事。但我們培養閱讀的方式讓這件事變得無趣、不快樂,這是不對的。所以我想讓刊物變得時髦、好玩一點。」

「寫只有我們能寫的東西,寫屬於這個時代的東西;」思緒快速跳躍,總說自己很緊張但其實講話很活潑的陳栢青解釋刊名定位,「對我來說,『外在』就是最外邊的『內在』,站在外邊,我們可以更清楚地看到裡邊,而正如內外一體的莫比斯環,當我們把外邊和內邊連結起來,就會成為無限。」

以《外邊世界》為名的線上刊物,即將在伊格言、張耀升及陳栢青的合力創作之下與讀者見面。他們都是作者、也都是好讀者,會用創作者的角度談閱讀、也都了解目前年輕世代的焦慮與困境。伊格言期望能夠創造一種嶄新的媒體型態,張耀升希望可以透過這份刊物,讓更多人透過閱讀做各方面的思考、詮釋,並且參與世界;「我希望多寫些快樂的事,」陳栢青笑得燦爛,「也讓世界變得好看一點。」

※馬上進入《外邊世界》!►►

延伸閱讀:

  1. 伊格言【電子書】系列作品
  2. 張耀升【電子書】系列作品
  3. 陳栢青專欄【陳栢青之大人的廚房

《幻事錄:伊格言的現代小說經典十六講》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