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楊育正◎台灣安寧照顧基金會董事長、前馬偕紀念醫院院長

只為 你的悲哀已揉進我的
如月色揉進山中 而每逢
夜涼如水 就會觸我舊日疼痛
──席慕蓉〈非別離〉

今年是我行醫第四十年,四十年來,我看到台灣對病人照顧有很大的改變。近二十五年來我專注於婦科癌症,回想多年前行醫伊始,癌症醫師面對癌症,可用的治療不多,許多時候醫師都束手無策,這時醫師有兩種態度,第一種是面對治療失敗,深覺無以面對病人,於是漸疏訪視,病人就在醫師的態度上面看到自己的前景,彼此無能為力。第二種態度則是深覺挫折和愧疚,雖仍維持日日巡房,但就如電影《心靈病房》(Wit)裡那位年輕醫師傑森,每天探訪病人時只剩一句台詞:「How are you doing today?」

隨著醫學的進步,我們看到許多絕症都已漸有有效的治療和控制,尤其在一九八○年以後,安寧緩和醫療的風潮已傳到台灣,五十年前桑德絲Cicely Saunders 所創始的Hospice(臨終關懷,又稱安寧照顧)的概念在台灣迅速被大家認同而推展,清楚楬櫫對末期病人須有效的疼痛控制和症狀治療、給予病人尊嚴、同理、尊重,即使我們對疾病已無法治癒,我們仍有許多著力之處施行安寧緩和醫療,尤其是全人、全隊、全程、全家、全心的照護原則,已經成為醫療極限處醫療團隊共同遵循的準則,而多專業團隊的照護方式,更是從陪伴病人延伸到陪伴家屬,從追求使逝者平安,延伸到使生者也無憾。近年來靈性關懷師的紛紛投入,更使善終和善生更為周全。

提到善生和善終,就不由得令人想到長年在善生和善終這個主題上努力的馮以量。馮以量是知名的資深輔導員,他處理過的個案經歷遠逾千例,他精於提供個人輔導、家庭輔導、團體輔導,提供家庭重塑、喪親失落輔導與臨終關懷,他並因如此豐富的經歷,在輔導人中他也重新一再的挖掘自己心靈深處的自我,並有所成長。他說:「喪親的痛永遠走不完,它只能不斷的轉化,就像被烙印的傷疤,雖然永遠無法磨滅,可是能夠結疤,不會永遠淌血。」這是馮以量多年經驗的結晶,也是他自己從幼年喪父、喪母的心靈困境中破繭而出的成長經驗。

如今他將多年處理喪親者的核心議題「如何處理哀傷」的豐富經驗,藉著一個又一個的實例寫成本書,讓讀者學習如何讓「凝固的哀傷融化」,讓愛與思念在正向的思緒中溫馨的流動,正向的面對哀傷,使它成為一種力量。

十九世紀美國小說家華盛頓.歐文Washington Irving說:「There is a sacredness in tears. They are not a mark of weakness, but of power. They speak more eloquently than ten thousand tongues. They are the messengers of overwhelming grief, of deep contrition and of unspeakable love.(淚水是神聖的,它不是柔弱的記號而是力量的表現,淚水遠勝於千言萬語,訴說著強烈的哀傷、深沉的悔恨,以及無可言喻的愛。)」著名的生死學大師伊莉莎白.庫伯勒-羅斯Elisabeth Kübler-Ross也說:「哀傷的五個階段是一個骨架,讓我們可以學習如何與我們逝去的親人一起生活下去。」

「正向的面對哀傷,讓愛與思念在正向的思緒中溫馨的流動,使它成為一種力量」是我感受馮以量此書所傳達的最重要訊息。

我近年來多參與台灣安寧照顧基金會事工,對心靈照顧有較多的接觸,有幸能先讀馮以量此書,深受感動並多學習,深願藉此推薦,是為序。

本文介紹:
允許悲傷:最溫柔的療癒》。本書作者/馮以量;出版社/寶瓶文化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延伸閱讀:

  1. 不好的日子會讓好日子變得更好——單親媽媽走過喪子風暴
  2. 遠離悲傷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