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Readmoo編輯團隊

Readmoo編輯團隊

閱讀最前線編輯群。

文/安德魯.藍恩

「以一個鎮上小子來講,你還真坐得住啊?」
「你也是。」夏洛克回應身後傳來的聲音,「你已經看了我半小時了。」
「你怎麼知道?」
夏洛克聽到輕輕咚的一聲,彷彿有人從較低的枝枒跳下來,落在滿地的蕨類上。
「每棵樹上都停了鳥,除了那一棵:你坐的那一棵。牠們顯然很怕你。」
「我不會傷害牠們,就像我不會傷害你。」
夏洛克緩緩轉頭。聲音的主人是個和他大約同年的男孩,但比起夏洛克高瘦的身形,他顯得矮小又結實一些,頭髮長到都碰到肩膀了。面對眼下的狀況,夏洛克盡可能平靜地說,「我想你傷不了我吧。」
「我可以來陰的,」男孩說,「而且我有刀。」
「沒錯,但我看過學校的拳擊比賽,而且我的手很長。」夏洛克仔細打量眼前的男孩。他的
衣服布料粗糙,沾滿灰塵,好幾個地方都補過了,他的臉、雙手和指甲都很髒。
「學校?」男孩說,「學校會教拳擊?」
「我的學校會,老師說學拳擊能讓我們變強。」
男孩在夏洛克身旁坐下。「人生才會讓你變強。」
他喃喃說,然後加上一句,「我叫麥提,麥提‧亞奈。」
「麥提是麥修的暱稱嗎?」
「大概吧。你住在這條路過去的那棟大宅吧?」
夏洛克點點頭。
「我剛搬來過暑假,跟我的伯父伯母同住。我叫夏洛克,夏洛克‧ 福爾摩斯。」
麥提一臉懷疑,瞥了夏洛克一眼。「這名字不正常吧。」
「你說夏洛克嗎?」他想了一下。「哪裡不對嗎?」
「你認識其他叫夏洛克的人嗎?」
夏洛克聳聳肩。「沒有。」
「那你爸爸叫什麼名字?」
夏洛克皺起眉頭。「席格。」
「你伯父呢?跟你住在一起那位?」
「雪林佛。」
「你有兄弟嗎?」
「一個哥哥。」
「他叫什麼名字?」
「邁克羅夫特。」

麥提不可置信地搖頭。「夏洛克、席格、雪林佛和邁克羅夫特。太詭異了!為什麼你們不取傳統一點的名字,像麥修、馬克、路克或約翰?」

「這是我們家代代相傳的名字,」夏洛克解釋,「這些名字很傳統呀,我們家族所有男生的名字都像這樣。」他頓了一下。「我父親曾告訴我,我們家族有一系從斯堪地那維亞來到英格蘭,這些名字就源自那裡,大概是這樣吧。我想『席格』可能是斯堪地那維亞的名字,不過其他聽起來比較像古英文地名。我完全不知道『夏洛克』是怎麼來的,也許某條運河上有個夏湖或席湖吧。」

「你知道的東西真多,」麥提說,「但你對運河沒什麼概念,我從來沒碰過夏湖或席湖。你有姊妹嗎?她們的名字也很怪嗎?」

夏洛克擰起眉,撇過頭去。「所以你住在附近嗎?」
麥提盯著他一會兒,才似乎看出夏洛克想轉換話題。
「對啊,」他說,「現在啦。我其實在旅行。」
夏洛克馬上燃起了興趣。「旅行?你是說你是吉普賽人嗎?還是你跟著馬戲團?」
麥提嗤之以鼻地一笑。
「如果有人叫我『吉普賽人』,我通常會揍他。我也不是馬戲團的成員,我可是老實人。」
夏洛克腦中突然閃過麥提剛說的話。「你說你沒聽過夏湖或席湖,所以你住在運河上嗎?你的家人有一艘駁船嗎?」
「我有一艘窄船,但我沒有家人,就只有我一個。我和艾伯特。」
夏洛克猜道,「你爺爺?」
「我的馬,」麥提糾正他,「艾伯特負責拉船。」
夏洛克等了一下,看麥提會不會繼續說下去。
當他沒接話,夏洛克便問道,「你的家人呢?他們怎麼了?」
「你很愛問問題吧?」
「問才會知道答案。」
麥提聳聳肩。「我爸是海軍,他上了一艘船,就再也沒回來了。我不知道是船沉了,還是他待在國外某個港口,還是回到了英格蘭,卻懶得走最後一趟路回家。我媽幾年前過世了,肺癆。」
「請節哀。」
「他們不讓我見她。」麥提盯著遠方繼續說,彷彿沒聽到他的話。「她就這樣日漸消沉,每天越來越瘦,臉色越來越蒼白,彷彿一吋吋逐漸死去。我知道等她死後,我就會被送去救濟院,於是我就跑了。我打死也不去工廠,大部分進去的人都沒出來,就算出來,身體跟頭腦也有問題。我選擇搭船而不用走的,就是因為短時間內可以跑得比較遠。」
「你的船哪來的?」夏洛克問道,「本來就是你家人的船嗎?」
「怎麼可能。」麥提哼著鼻子說,「我只能說是我找到的,就這樣吧。」
「那你怎麼過活?你吃什麼?」

麥提聳聳肩。「夏天時,我會到田裡工作,撿撿水果或割割麥草。大家都想雇便宜的工人,也不在乎用童工。冬天我就做各種雜活,替這家整理花園,幫那邊教堂的屋頂換鉛瓦,還過得去。我什麼都做,除了不掃煙囪跟下礦坑,這兩樣工作簡直是慢性自殺。」

「你說的很有道理。」夏洛克同意道,「你在法納姆待多久了?」
「幾個禮拜,這裡很不錯。」麥提坦承,「居民還算友善,也不太管閒事,是個體面安定的小鎮。」他稍微遲疑了一下。「除了……」
「除了什麼?」
「沒事。」他搖搖頭,打起精神。「我觀察你好一陣子了,你在這裡沒有朋友,而且你也不笨,能解開謎團。我在鎮上看到一樣東西,但我說不出是什麼。」
他稍微紅了臉,撇過頭去。「我希望你能幫忙。」
夏洛克好奇地聳聳肩。「我可以試試看。你看到什麼?」
「我帶你去看比較快。」麥提在褲子上抹抹手。「你想不想先去鎮上一趟?想吃吃喝喝觀察路人的話,我可以告訴你去哪些地方最好,還有逃跑時最方便的巷子,跟一定要避開的死路。」
「你也可以給我看你的船嗎?」
麥提瞥了夏洛克一眼。「如果我判斷你可信的話。」

他們正式進入鎮上,路上塞滿行人,兩個男孩只得不時離開人行道,下到凹凸不平的路上,以免被撞到。夏洛克幾乎都在注意地上有沒有糞便,免得不小心踩到。路上行人的整體穿著水平有所提升,男子穿著體面的外套和領帶,女子則身穿洋裝,他們在鄉間看到人們穿的馬褲、無袖短上衣和罩衫明顯少了許多。路上到處都是狗,有些乾乾淨淨,用鏈子牽著,有些則是長滿疥癬的野狗,四處找東西吃。細瘦的貓兒躲在陰影裡,瞪著大大的眼睛。馬匹拖著馬車和貨車在路上來往,將糞便深深輾進凹陷的地面。

他們來到一條從主街岔出的巷道,這時麥提停了下來。
夏洛克問道,「怎麼了?」
麥提有些遲疑。「我看到的那個東西,」
他聳聳肩,「幾天前就在這裡。我不知道是什麼。」
「你要給我看嗎?」
麥提沒有回答,反而拔腿跑進巷子裡,夏洛克趕忙追了上去。
之字形的巷子接上一條小路,路窄得夏洛克可以同時摸到兩側的房子。住戶從樓上窗戶探出頭互相交談,簡直跟隔著花園圍籬聊天一樣容易。麥提抬頭盯著一扇窗戶,窗口沒有人,樓下大門緊閉,整棟樓看起來杳無人跡。
「就在那上面。」
他說,「我看到煙。不過這種煙會動,先是從窗口飄出來,爬上牆壁,然後越過屋頂消失。」
夏洛克告訴他,「煙不會這樣動。」
麥提很堅持,「我看到的煙會。」。
「也許是風吹的?」
「可能吧。」麥提看來半信半疑,他一面回想,一面皺起眉頭。「我聽到裡面有人尖叫,我很害怕,就跑走了。不過後來我又回來,那時候門外停了一輛貨車,他們把一具屍體搬到車上。屍體本來蓋著布,但布被門夾住就掉了,於是我看到了屍體,看到他的臉。」他轉向夏洛克,臉上寫滿恐懼與不安。「他全身都是膿瘡,又大又紅的膿瘡,臉、脖子和手臂上都是。而且他的臉揪成一團,彷彿死得很痛苦。」

※本文選摘自《少年福爾摩斯: 死亡之雲》

本文介紹:
少年福爾摩斯: 死亡之雲》。本書作者/安德魯.藍恩;出版社/臉譜

延伸閱讀:

  1. 碎夢大道【完整版】
  2. 燈火創作組系列2:黑暗中的偵探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