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袁兆昌

沒說再見風景沒有關上
窗外全是黑暗我知道不是因為我看見
風吹進我的耳裏壓著壓著卻沒有聲音
他們曾經的拳頭今天我不得追討

我的家人走進來我不得轉身我
擁抱不了她與他,我愛的人
從今天起,山水全都屬於你們唯獨嘴巴
嘴巴不能說不,當他們要
燒去我身體裏外的傷痛
燒去曾令我痛楚的刑具痕迹
燒去我的希望燒去我的國家
我是他們烹肉的柴枝
我成灰的身體飄到他們的制服與便衣他們
拍了拍便領薪水用遺失的良知
養活他們的國家而我的國家
已經被燒死了

我曾抓緊的衣架你知道嗎
我死後才知道原來
我的病房本來在的人已走了
今後每晚,我都會在他們的夢告訴他們
我沒有離開

※ 本文摘自《肥是一個減不掉的詞》,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