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大村大次郎;譯/李漢庭

「稅收制度」讓古埃及盛極一時

國家興衰都有一定的「模式」

我想從埃及開始闡述這段漫長的金錢史。

古埃及是古代世界文獻記載相對較多的國家,也有較多史實可以考究當時財富的累積與分布狀況。

而且古埃及的財政史,正是古今中外各國興亡歷程的典範,換句話說,古今中外任何國家的興亡過程其實大同小異。

古埃及曾經繁榮長達三千年。

為何能繁榮這麼久?歷史學家一直沒有定論。

有人認為「埃及四周都是沙漠,易守難攻」,有人認為「尼羅河流域土壤肥沃,得天獨厚」,但埃及並不是古代才有沙漠,才有尼羅河的沃土。從古至今的埃及都是被沙漠圍繞的肥沃土地。

然而,古埃及時代結束之後,埃及便不斷受到周遭國家侵略,難以維持和平。

為什麼就只有古埃及時代的那三千年過得歌舞昇平?

筆者認為最大的因素在於稅收制度。

由古至今,所有帝王或政府最大的煩惱與困擾都是如何課稅,課太多會造成民眾不滿,課太少則國家難以運行。

而且稅制不公平也會造成民眾不滿,要是稅收過程有漏洞,中間層層剝削,國家就會貧乏。

古今中外任何國家想要富強,絕對要滿足「稅收制度完善」與「國民生活穩定」這兩個條件。繼續閱讀本書就能進一步理解。

事實上古埃及的稅收制度非常優異,民眾的生活也相當富庶。

說到古埃及就想到金字塔,以及領導者法老的龐大財富,但古埃及並不是只有法老富裕而已。

據說古埃及人民再怎麼窮,家裡一定有爐灶,而且埃及還有垃圾問題,代表民眾已經開始形成都市。

國王有財富,民眾生活富庶,代表稅收制度完善。如果稅收不順利,國王就沒有財富,國防力量薄弱,民眾也無法安心生活。因此,當時的埃及稅負不重,稅率公平,而且收稅效率良好。

優秀而清廉的基層官員

古埃及的強盛原因在於中央集權的國家體制。

將全國的力量集中在一個點上,國力當然會提升,接著有強大的軍隊,再以軍事力量降伏周圍國家。古埃及法老之所以能蓋金字塔,在裡面堆積金銀財寶,都要感謝中央集權制度。

古埃及的中央政府掌握全國的行政權與賦稅權。

不過實際執行政務與課稅業務的,則是基層官員「書記」。

書記名義上的工作是記錄各種行政狀況,實際上則是全方位的基層行政官員。

書記當然要會識字寫字,當時還沒有發明紙張,所以讀寫可說是一種特殊技能,有這種特殊技能的人當然會受重用。

書記們在課稅業務上表現相當傑出。

古埃及幾乎所有土地都是國有,國民名義上是租借國有地務農,同時規定詳盡的納稅義務,農作物、商業、進出口、持有奴隸,各種經濟活動都要課稅。

農作物要課百分之二十的收成稅,收成稅不是按照實際的作物收成量計算,而是按土地面積推算預定收成量來計稅,書記們也都算得很精準。甚至古埃及哲學家歐幾里德所寫的《歐幾里德幾何學》,也只是把埃及稅務官員測量土地的方法整理成書而已。

古埃及行政機構的優點,就在於書記(稅務員)是正式的中央官員。

書記領中央的薪水,執行課稅任務。

這對現代人來說是理所當然,但在中世紀之前,課稅員其實都是外包工程,外包人員取得國家的課稅權,課得稅收之後,把一定金額上繳給國家。也就是說,稅金收得愈多,就愈能中飽私囊,於是經常發生超收的狀況。

但是,古埃及的書記是由國家支付薪水,所以只要按照稅制課徵就好。

書記也有查稅權,查稅方法就跟現代一樣,檢查農作物與商品的庫存,尋訪民眾的收入狀況,古埃及遺跡中也有書記查稅的壁畫,過程與現代完全相同。

當然也有擅自決定稅額的書記,那就是超收稅金以中飽私囊的「貪官」。

但是,治理國家的法老為了避免官員貪污,命令書記必須「慈悲為懷」。

「如果貧困的農民繳不出稅金,就減三分之二的稅額。」

「如果想盡辦法仍繳不出稅金,就不再追討。」

這些都是法老頒布過的命令紀錄。

古埃及還有監察書記的機構,以及以下這樣的法令:

「若稅務官向國民超收稅金,便要割掉鼻子,並流放至阿拉伯。」

據說書記是世襲職位,但沒有明確證據。

古埃及有國立書記學校,課本上有這麼一段話:

「成為書記,可保有靈活的手腳與柔軟的手心,身穿白衣,連朝臣見了你都要行禮。」

還有某個書記留下一份家訓,給自己就讀國立書記學校的兒子。

「只要當上書記就不必受人使喚,是天下最安穩的工作。」

既然學校與父母「勸小孩要當書記」,代表小孩也可以不當書記,或許書記並不一定要世襲,但是要有一定的能力才能錄取。這一點還有待更深入的研究。

稅收官員的「腐敗」就是亡國的開始

但無論如何完善的官僚制度,終究都會隨著時間而腐化。

本書從經濟面探討世界史上知名大國如何興盛、如何衰亡,其實都有一定的模式。稅收順利會使國家富強,但富強的國家會出現腐敗貪官,造成國家財政崩潰,貪官又抽重稅想拯救財政,結果引發民眾不滿。

民眾形成反抗勢力,再加上外來侵略,國家政權便滅亡了。

埃及的法老也走上了這條「康莊大道」。

古埃及後期(西元前一三○○年左右),稅收官員們開始瞞著國王抽重稅以中飽私囊,法老為了填補財政空缺只好拉高稅率。

結果就有民眾受不了這樣的重稅。

繳不出稅金的農民被迫放棄農地,農村人口減少,稅收不足而無法維修尼羅河的堤防,以致尼羅河一氾濫就重創農村。

《舊約聖經》裡的〈出埃及記〉,提到摩西帶著被奴役的猶太人逃離埃及。其實猶太人剛開始很受埃及法老的禮遇,但是西元前一二六○年左右,某一任法老突然將猶太人貶為奴隸,所以猶太人才要逃離埃及。有人認為可能是猶太人被課重稅又繳不出來,才會被貶為奴隸。

無論這個說法是真是假,至少確定古埃及末期政局混亂,猶太人才不得不逃出埃及。

而當時有另一股勢力崛起,也就是「神廟」這種宗教團體,如阿蒙神廟。

阿蒙神廟原本是法老祭祀阿蒙神的神廟,當法老式微,神廟就相對強勢。

古埃及的阿蒙神廟有強大的特權。

神廟的土地與農作收成不需要課稅,神廟裡的勞工也不需要課人頭稅,而且如果有人繳不起稅而逃進神廟裡,稅收官員就無法追討稅金。

當埃及官僚體制逐漸腐敗,民眾就接連逃入神廟,將要課稅的財產與土地捐給神廟,讓阿蒙神廟勢力壯大。古埃及末期,王室的稅基降到原本的二分之一,而減少的部分都轉移到了阿蒙神廟的名下。

西元前一○八○年左右,阿蒙神廟在埃及領土上宣布獨立建國,古埃及也就分崩離析了。

埃及勢力在西元前五二五年跌到谷底,被崛起的波斯人(即阿契美尼德王朝)給征服,然後到了西元前三三二年,被馬其頓的亞歷山大三世給消滅。

本文介紹:
拿破崙不是敗在滑鐵盧戰役而是金融戰爭:從「金錢的流動」發現5000年歷史的意外事實》。本書作者/大村大次郎;譯者/李漢庭;出版社/臉譜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延伸閱讀:

  1. 原來歷史可以這樣學
  2. 下一波全球貨幣大崩潰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