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Readmoo編輯團隊

Readmoo編輯團隊

閱讀最前線編輯群。

文/Becky

冰島不只有冰與火,還有詩與遠方。

冰島人普遍愛看書,在這個國家,看書已經是冰島人民信手拈來的生活習慣。邂逅一本未知的書是種浪漫,沉浸在閱讀裡的時光,每分每秒都是驚喜,這是冰島人難以取代的小確幸。

除了寒冷天氣、待在家裡的時間頗長,看書消磨時間漸漸成為一種習慣,缺乏電視的那段時間,也或多或少影響、帶動了冰島的閱讀風氣。時間回到一九六六年,那是個冰島電視機打開,只有一台國營電視頻道的年代。然而,每逢星期四,冰島政府不會播送任何電視節目,其背後原因是希望鼓勵民眾多出門社交,而不是一直待在家中當沙發馬鈴薯,看著一台方形的機器。

當時的七月對冰島而言是個相當重要的月份,因此七月整整三十一天,冰島完全沒有電視節目可以收看,這樣的法令一直持續到一九八三年。星期四的節目也一直等到一九八七年才得已開始播送。沒有電視節目對國民造成的影響並沒有實質的研究報告,但是在那些沒有電視的日子及月份裡,在「被迫」出門社交的時候,「書」成了冰島人碰面時最熱門的聊天話題。

冰島人愛看書,也愛寫書

冰島的作家數量、出書量以及國民平均閱讀量幾乎都是世界第一。在冰島,平均每十個人當中就有一個人出過書或即將出書;平均一個月,冰島女性閱讀三本書,男性閱讀兩本書。

冰島人對書籍的熱愛不只反映在消費上,大量的閱讀人口也帶動寫書、出書的熱潮。冰島當地有一個有趣的說法:「每個人的肚子裡,都裝著一本書。」(Að ganga með bók í maganum.)但我覺得更好的翻譯方式是:「每個人的一生,遲早會生出一本書。」這句話道盡了冰島蓬勃的出版市場,以及書籍在冰島文化中的堅實基礎。

冰島人稱自己為 bókaþjóð,「一個為書痴狂的民族」,冰島人對於他們豐富的文學作品深感自豪。在這個地球盡頭、極圈邊緣,一個作家雕像比政治人物雕像還多的地方,平凡的百姓用閱讀及寫作,構築了冰島特有的文藝氣質。

聖誕節送書是一定要的!

而冰島人對故事與書的痴狂,最能反映在每年的歲末年終之際。雖然說一年當中都不斷有新書出版,但冰島真正的出版旺季,是在聖誕節的時候。此現象被稱為一年一度的「聖誕書潮」(Jólabókaflóðið)。

每年十一月中旬冰島出版協會(Iceland Publishers Association)會特別印製新書出版目錄,免費寄送到家家戶戶。這個型錄包含了一年當中所有已出版的書,以及即將在聖誕節前夕出版的書籍,供書店業者和一般百姓參考。在此時,幾乎每個冰島人的 Facebook 都會收到各種新書發表會、讀書會的活動邀請,作家採訪的新聞也經常出現在電視或網路上。

在一個人口僅有三十多萬人的島嶼,每年出版約八百本書。六十%的冰島人會在聖誕節的時候收到一本書;七十%的冰島人選擇送書當作禮物。

這股聖誕書潮,可以追溯至一九三一年。當時,冰島對進口貨物實施嚴格控管,當時的經濟情況也使禮物選項極為稀少。在管制範圍外的書籍,乘勢成為了最流行的送禮選擇。久而久之,冰島人聖誕過節氣氛總是飄著濃濃書香,聖誕節送書儼然成為冰島一項重要的傳統。

每逢聖誕節前夕,冰島的書店總是熱鬧得像百貨公司週年慶。冰島人在書店裡興奮地挑選書籍,若遇上熟人,不僅是上前打聲招呼而已,也都希望從朋友口中聽到他們的推薦書單。有些冰島人甚至在買書送禮的時候,也會順便買一本書給自己,以防在聖誕夜拆禮物的時候,發現沒有得到夢寐以求的那本書!

政府全力支持專職作家

在冰島,只靠文字生活是有可能的,因為有國家的力量全力支持文字創作者。

政府提供了各種補助津貼與獎金,另外還可以申請藝術家薪水,讓作家生活無虞,沒有後顧之憂地專心寫作,也讓「專職作家」在冰島得以實現。此外,每年也會舉辦不同類型的文學獎,鼓勵作家創作。

隸屬政府的冰島文學中心(Icelandic Literature Centre)負責在國內外推廣冰島文學。冰島作品要打入國際市場向來不易,為了提高冰島文學作品在海外的知名度,讓更多海外讀者認識,政府提供外國出版商一筆「翻譯補助金」,用來出版冰島語的文學作品。

如果你懂冰島語,也願意將冰島語的書籍翻譯成外語,冰島政府誠摯地邀請你來冰島,免費入住雷克雅維克的作家寓所(Gunnarshús),並提供全額的來回機票補助,以及一週三萬冰島克朗(約台幣七千五百元)的生活費。此外,冰島作家、外國出版商,或者安排活動的機構組織,也都可以向冰島政府申請旅遊補助,讓冰島作家有更多前往海外宣傳作品的機會。

※ 本文摘自《曬冰島 UNLOCK ICELAND》,原篇名為〈為書痴狂的冰島人〉,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