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許維真(梅塔/Meta)

從這個小節開始,要回到我對網紅圈怪象的觀察:過度強調「正能量」或「持續更好」,而無法接受現在的自己,可能是來自於原生家庭與成長過程中得不到肯定的遺憾。其實我不喜歡考試,但就像每個孩子一樣,為了獲得父母的讚美,幾乎每次都拿前三名。我只想「聽話」,讓爸媽愛我,沒有太多主見,也不知道人生為何而活。

老實說,在經營自媒體的路上,我曾經被許多「大師」或「專家」糾正,特別是四十歲以上的長輩都很想「控制」我:
 
「梅塔,妳不該在 Facebook 上分享妳成長的低潮,這樣大廠商不會找妳。」
 
其實對此我看得很開,因為即使我一直假裝正向,大廠商也不會找我啊(笑)!再說,我只想與了解我的人合作,因為才能展現真實的自己。如果經營自媒體卻無法表達最真實的聲音,那我寧願放棄經營。

有一位網紅媽媽 S 老師,讓我印象十分深刻。S 老師經營破萬人的社團,粉絲與追隨者多是已婚媽媽,我觀察到她有個「特別」的行為模式。她會刻意強調「正向」,搞得自己很累,也非常在意「黑粉」的批評。有一次,她在直播上大哭,因為有人批評她的外型和「嘮叨」。在那集直播上,她邊哭邊說:「對不起大家,我應該要一直帶來歡樂與正能量的,很抱歉,因為我真的好難過,我這麼努力卻換來這樣的對待……」總是在「散播歡樂散播愛」的她,一個月就會出現一次「哭泣式的情緒暴走」。此外,她還會在社團內「規定」團友只能分享正能量的文章。

S 老師的例子,讓我聯想到《失控的正向思考》(Bright-Sided: How Positive Thinking is Undermining America)一書所提及的社會現象。為什麼許多愈是有憂鬱傾向的人,在社群媒體上營造出來的形象卻愈是正向?為什麼這些人覺得自己「有義務」帶給大家歡樂?許多有情緒問題的朋友總會刻意強調人生的美好與正能量,或者在經營自媒體的時候特別彰顯自己所「沒有」的部分。透過自媒體投射出內心的渴望,會帶來更大的心理壓力。他們無法接收與理解內心的情緒,常常感到委屈,覺得面對自己很痛苦,導致「身心靈不同步」。經營自媒體應該要帶給自己喜悅,如果反而造成心理壓力,不是本末倒置了嗎?這位網紅媽媽令我不解的是「想要被所有人喜歡」,並且一直要大家讚美她,總是強調「我」「我」「我」,展現過度的表演慾。

經營自媒體的過程中,本來就會遇到不喜歡你的人,本來就該有「被討厭的勇氣」;再說,經營自媒體就是為了讓自己快樂,為什麼一直強調要讓大家開心、散播正能量之類的呢?(聽了我都覺得好累,有被情緒勒索的感覺……)如果經營自媒體是為了幫助人,那採用的方式不應帶「侵略性」,也不該強迫他人接受自己的觀點,這其實是一種「我都是為了你好」的情感綁架模式;也讓我開始思考,為什麼很多公眾人物往往都期待與強調自己要「更好」,而無法接受自己也會有沮喪與低潮的狀態。

※ 本文摘自《自媒體百萬獲利法則》,原篇名為〈為什麼有的KOL總是打「正向牌」?〉,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