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鄭婷尹

你能想像嗎?台灣以前也有賽馬產業,不僅如此,賽馬場後來竟被改建成學校?在日治時代,賽馬在台灣可說是全民運動,當時賽馬又被稱為「競馬」,原是流行於歐洲上流社會的社交活動,逐漸西化的日本將賽馬文化引進台灣,希望能促進馬匹繁殖與品種改良,以利國防軍事用途,也提升民眾對馬的鑑賞能力及興趣。

吉田初三郎繪製的新竹市鳥瞰圖,可見當時競馬場的位置。圖片來源:國立臺灣大學圖書館館藏

由北到南,賽馬熱潮席捲全台

台灣最早舉辦正式賽馬活動的地方,就在台北圓山運動場(現中山足球場),1928年(昭和3年)台北武德會馬術部在此舉辦賽馬活動,並發售馬票,自此之後賽馬活動的舉辦地點擴及全台,每年依序會在台北、新竹、台中、嘉義、台南、高雄、屏東舉行賽事。1931年(昭和6年)各地協會共組「台灣競馬協會」,為確立共通的規範,制定了「台灣競馬協會規約」和「競馬施行規程」。1938年(昭和13年),台灣總督府更公布「台灣競馬令」,自此之後賽馬便成為合法的休閒活動,當時各地仕紳子弟紛紛開始學習騎馬、甚至家中畜養馬匹,賽馬一度成為風靡全台的運動。

賽馬熱潮席捲全台之際,台灣北、中、南地區相繼建立賽馬場,而新竹的第一代賽馬場是在1928年(昭和3年)建於十八尖山山腳赤土崎一帶,也就是現在的國立新竹高商校址。新竹高商創校於1940年(昭和15年),原名「新竹州立新竹商業學校」,2000年後才改名為「國立新竹高級商業職業學校」。

第一代的赤土崎賽馬場由於跑道不及1000公尺,只能當成練習場使用,無法作為公認的正式賽馬場地;因此1937年(昭和12年)於新竹香山庄牛埔地區徵收、購買了四十多甲農地,並且投資二十六萬圓經費,打造一座十萬多坪的國際標準賽馬場,其位置也就是現在的香山工業區。次年香山賽馬場完工,跑道寬30公尺,長1600公尺,成為日治時期全台灣規模最大的賽馬場。

1945 年美軍拍攝第一代競馬場的空照圖,隱約看得出當年競馬場的長橢圓形輪廓。圖片來源:中央研究院人社中心GIS專題中心
新竹第一代競馬場後改建為新竹高商。攝影:董昱

鼎盛時期,看賽馬是全民運動

賽馬活動通常會在每年春、秋兩季開賽,每季連續舉行十天賽事。新竹的第一屆春季競馬大會於1938年(昭和13年)正式展開,當地居民扶老攜幼前往會場,亦有觀光客自各地慕名而來,售票亭前滿是引頸期盼的民眾,等著入場一睹馬匹奔馳的風采。日治時期曾有新竹八景之說:「東山納涼、南寮試浴、湖畔泛舟、牛埔競馬、竹北虹橋、宮前昭旭、翠壁遊春、奇峰望海。」其中「牛埔競馬」,顯現出當時賽馬之興盛。

根據收錄於《竹塹文獻雜誌第50期》中葉錦爐先生所撰寫〈新竹競馬場的故事〉一文記載,當時的賽馬馬票又分為入場券與彩券兩種,座位也依票種區分,購買入場券的觀眾可以爬上以土堆和石頭混合砌成的台階,在樹蔭下避暑乘涼;而購買彩券和持邀請券的來賓則備受禮遇,不僅能登上三層的木造貴賓台觀賽,也能於賽前參觀騎士休憩室、事務所、醫務室、餐廳、員工宿舍。比賽開始前,騎士會騎著代表自己編號的駿馬依序出場並繞場一周,最後停在貴賓台前,等待購買彩券的來賓評估下注。一場比賽會有四匹馬共同競賽,待槍聲一響,馬匹奔馳的每一步都操控著觀眾的情緒,一心為自己屬意的駿馬熱烈聲援。

香山賽馬場附近也另闢了一塊約兩千坪的區域作為馬匹的養護所,裡面有獸醫室、馬鞍倉庫、糧草倉庫,還有八棟馬廄收容超過百匹馬隻,並且在中央設置水井作為洗馬場,一旁也有以圍籬做成柵欄的空地供馬匹自由活動,更設有柵門連通賽馬場。負責管理馬匹的專業人員除了照料馬兒的日常,也會牽著馬群,一匹接著一匹沿周邊道路繞行,活動筋骨一番再折返養護所。照顧馬兒也有不少規定,養護人員未經騎士吩咐,不能擅自騎馬或掛上馬鞍,也不得將馬兒牽入賽馬場,因此才會將馬匹牽至外面散步。

在賽馬產業興盛時期,也連帶興起騎馬風潮。圖片來源:周友達

隨戰爭終結的賽馬產業

1941年(昭和16年)太平洋戰爭爆發,次年香山賽馬場的一百多匹馬和二十多位工作人員被日本政府強制徵召至南洋戰地服役,而騎士被個別徵召至各地入伍,從此賽馬場解散關閉,賽馬活動悄然落幕。1943年(昭和18年)日軍部隊陸續進駐賽馬場,拆除貴賓台和馬廄後將材料移作軍事用途;1945年(昭和20年)隨著日本政府投降,日軍部隊也撤出賽馬場。直至1961年,新竹縣政府將荒廢的賽馬場改編為香山工業區用地,工業區開發後拆除原有的售票亭,曾輝煌一時的賽馬產業正式劃下句點。

日治時期賽馬場公開出售彩券供人簽賭下注,為公營的賭馬場,據聞有人因此沉迷於賭馬而致傾家蕩產,然而以台灣現行的法律來看,賽馬其實是違法的。1998年台灣頒布《動物保護法》,其中第十條法規:「對動物不得以直接、間接賭博為目的,利用動物進行競技行為。」刑法中第二百六十六條也設立賭博罪。除了法律明文規定,站在保護動物的立場來看,賽馬運動也有不少爭議。目前在台灣,除了馬術運動以外,騎馬主要作為休閒活動,而桃園新屋更有台灣馬術治療中心,為腦性麻痺等身心障礙的孩子提供馬術治療。在這些前提之下,已消失近八十年的賽馬運動是否存在合法化的必要性,以及該如何規劃?甚至合法化以後能否作為經濟發展方案,為台灣帶來經濟產值?亦或有哪些創新應用的可能?

攝於1945年的第二代新竹競馬場空照圖。圖片來源:中央研究院人社中心GIS專題中心
位於香山的第二代新竹競馬場,位置在今天的香山工業區。攝影:董昱

參考資料:
葉錦爐,2018,《竹塹文獻雜誌第50期》-新竹競馬場的故事,新竹:新竹市文化局。
全國法規資料庫

※ 本文摘自《貢丸湯 2019年 第19期》立即前往試讀►►►

延伸閱讀:

  1. 一座有歷史的城市?老街屋與老城區的未來
  2. 旗亭夜夜歌——追尋日治時期新竹酒家的線索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