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蓮娜.格雷納、卡蘿拉.帕德柏;譯/羅慕謙

「喜歡抱怨又常常抱怨的家長其實不多,」一位老師說,「但是少數幾個常常抱怨的家長,我們老師全都認識。」另外一位老師也證實:「這些直升機家長大概只占所有家長的百分之二十,但是占用我們這麼多的時間和精力,感覺起來就像百分之八十。」還有一位老師說,其中尤以喜歡插手干預的母親為多。「她們會要求像是:『我們希望你少出一點小組作業。』但是學校又不是餐廳,可以自己點菜。」然而有些家長果真就是這樣,好像自己在度假旅館一樣,而且還吃喝全包。

這表示,學校還應該配合學生的假日活動。這是最基本的吧!

【案例一:不上課,去度假】 一位母親的請假單寫道:「我們週五要開車去波羅的海度假,因此我們在此通知你,我們的雙胞胎這天不能來上學。我們想讓小女兒在車上睡午覺,所以必須配合她的午睡時間出發,這樣才能好好享受假期的第一天。」

【案例二:不實習,去滑雪】 「家長會上老師宣布,學生要實習。第三學年的實習剛好會碰到復活節假期的頭兩天。許多家長一聽都怒不可遏:太過分了,因為我們早就計畫好要去滑雪!」

【案例三:為了練桌球,不上體育課】 「一個十七歲中學生的家長在學校提出申請,請學校把週五下午兩點開始的體育課改時間。原因是:他們的兒子之後還要去練桌球,如果他中午沒好好吃一頓午飯,這樣就太累了。我查看課表,發現這個學生週五從十一點半到下午兩點根本沒課。學生的母親聽了解釋說,她自己下午兩點才到家,因此無法給兒子做午餐。我說,她兒子也許可以自己簡單弄一點吃的,或者至少把飯菜熱一下,她的反應是不可置信。校方後來回絕了這份申請。」

【案例四:請把法文考試延期】 「下學期的學期初,我為八年級學生安排了法文考試。內容主要是複習上學期學過的東西。考試那天,一位媽媽寄了一封電子郵件給我,請我把考試日期延後,因為她兒子週末忘了把法文課本帶回家,因此『無法好好為考試做準備』。為了他一個人把整班的考試延後?我當然沒這麼做,而且回覆說,我們上週已經為考試做了很多練習,考試無法改期。她沒再寄郵件給我,但是寄給了校長。」

以上只是例外?是就好囉。

【案例五:還沒準備好】 「要考試的前兩天,一位家長寫了封電子郵件給我:她覺得自己的孩子還沒為考試完全準備好,因此想請我把考試延期。我沒延期。而且呢,這個學生最後考出的分數是二(好)。」

【案例六:為了過生日把德文考試延期?】 「一天中午,我收到一位父親的電子郵件:他兒子馬上要過生日了,生日這天他邀請了班上一半的同學。但是現在有一個問題:隔天有德文考試。考試可以延期吧,否則壽星和客人就無法開心地慶祝,也就是整個慶生會的歡樂氣氛都沒了。我很友善地回覆說,我無法這樣把考試延期。幾個小時過後,家長代表打電話給我,也是為了同樣的請求。於是我跟她說明,我不能為了班上二十五個學生的生日,每次都把考試延後。」

這位老師和許多《明鏡週刊》網站讀者覺得這樣的請求太放肆、過分和自私,卻又可能引起其他家長的不滿。理性家長的批評遭到如此的反擊:「有個小孩要過生日,很早以前就計畫好了,而且邀了全班一半的同學。結果老師宣布隔天要考試,把大家的計畫都搞砸了。如果考試沒辦法延期,那就是沒辦法延期,但是問一問總可以吧?我實在看不出這樣做有什麼不對。」

不,如果你總是坐井觀天,那當然看不出來有什麼不對。而且你自己的孩子就是天空的中心。

【案例一:媽媽生氣了】 「我是音樂學校的老師。一天晚上,已經很晚了,一個媽媽還傳簡訊給我。七則簡訊,問的是下學年的上課時間。晚上十點三十一分她傳來第八則簡訊:『我實在不懂為什麼你把手機關掉了。我以為××對你來說很重要。』」

【案例二:有必要嗎?】 「我們的小學早上八點開始上課。一天早上七點四十分,一個媽媽打電話給我: 『××老師,你第一堂上什麼課?』 『你為什麼要知道呢?』 『嗯,我家孩子還在睡覺,我應該叫醒他嗎?』」

還有一位家長代表的經歷,也讓我們聽了嘖嘖稱奇:「第一次家長會上,一個媽媽問老師,她的兒子是不是非得早上八點鐘到學校。她現在跟兒子剛好關係很融洽,實在不想為了早起而破壞早上這段共度的時光。」

如果有人想:「這只是小學生家長吧,畢竟他們也要先適應學校生活。」那請看看這位職業學校老師的經歷:「前一陣子,我跟一個十七歲的學生和她的媽媽會談,因為這學生老是遲到。她的媽媽解釋自己要很早出門,因此家裡沒有人可以叫女兒起床。鬧鐘的聲音她老是聽不到。但是她現在正在想辦法,也許會請外公外婆來幫忙。」

為了孩子的福祉,直升機家長往往不只勞動自己和其他的家庭成員,還試圖勞動全世界,其中尤以老師為最。

【案例:請幫保羅找到早餐!】 「為了在緊急狀況(!)或學生突然生病時,家長可以聯絡我,我把手機號碼給了所有的家長。一天,一個二年級小學生的媽媽傳了這則令人不可置信的簡訊給我:『我把保羅的早餐放在外面他放衣服的櫃子上。他今天早上忘了帶。請你幫他找到早餐!』」

我們恐怕還要稱讚這位媽媽這麼謹慎,因為接下來我們可以看到,有些家長真的會為了這樣的事闖進教室(因此出盡孩子的醜)。有些家長似乎完全忘了,老師不是只有一個公主王子……嗯,一個小孩要照顧:「一個學生上課時突然生病了,很不舒服,因此我打電話給他媽媽,請她來接小孩回去。她的回答是:『你不能帶她去看醫師嗎?我現在沒時間。』」

【案例:外套在哪裡?我去找警察!】 「我心情愉快地從停車場走向校門口,結果在校門口已經有個媽媽在等我:她兒子的外套不見了,而且已經超過二十四小時。她給我一張外套的照片,要求我請其他老師一起協助找到外套。我請她再等個兩、三天,因為根據我們的經驗,這些東西通常自己會再出現。結果她氣沖沖地說,她現在要去警察局報竊盜案。後來我只好把照片拿給每個同事看。校長也請每位老師問問自己的班級,因為這個媽媽為了這個『案件』也寫了一封好幾頁長的電子郵件給他。兩天之後,外套又出現了。一個同學拿錯了帶回家,而他媽媽沒有馬上發現。」

這些爸媽似乎沒想到,老師的角色是教導孩子重要的東西,而這些額外的要求只是沒必要地浪費老師的時間、耐心和精力。甚至還有更過分的:「你當老師的下午不用上課。那你能不能過來幫我們家小孩上個家教?你一定不收錢!」

還有一位老師吃驚地發現,家長已經為學生重新安排了教室座位:「我們跟治療師討論過,××現在起應該一直坐在你旁邊,這樣他才會專心。」

家長提出這些要求,最後都會得逞嗎?

「如果家長很有影響力,那麼老師是有可能會讓步。」一位老師說,「但是如果家長提出沒必要或太自私的要求,許多老師就讓它左耳進右耳出。」

【案例一:個人瑜珈課】 「一個已經成年的學生的爸爸請我在考試前帶他兒子去一間安靜的房間,跟他一起做呼吸和放鬆練習。我的回答讓他很氣憤,因為我跟他說,這辦不到。第一,如此會占用我的工作時間;第二,我不能丟下整個班級,自己離開;第三,我不能跟男性學生單獨在一個房間裡;第四,我們連個掃具間都沒有,去哪做這種練習。」

【案例二:寫電子郵件即可】 「你能不能一週一次跟我說一下××在英文課上的表現呢?寫電子郵件即可。」

【案例三:請幫我兒子收拾東西……】 「最近一位母親請我幫她兒子下課後把上課用過的課本等收拾好,然後下次上課再幫他帶來,因為她兒子恐怕只會把東西弄丟。請注意,我是中學老師喔。」

家長請老師為自己的子女收拾東西,這樣的要求實在太過分了,但願這種狀況還不常出現。但是世界各地每天都可以見到的現象是:直升機家長把孩子忘記的課本、體育用品或巧克力棒一路送進教室,而且臉上的表情還似乎在說,這些東西是攸關生死的藥物。「可惜今日的家長幾乎不給孩子機會自己去化解衝突,或者至少去面對不愉快的狀況,然後自己想辦法解決。」一位教育學家說。

「有一次,一個學生忘了帶早餐。他的媽媽門也不敲就闖進教室,也不說聲『你好』或『不好意思』,把早餐交給兒子就又跑出去了。」這樣的行為使美國阿肯色州(Arkansas)小岩城(Little Rock)天主教男子高中的校長史帝夫.斯卓瑟(Steve Straessle)再也受不了了。新學年開始時,他在校門口掛起一個大牌子:

「如果你想把兒子忘記的早餐、課本、作業、用具等等交給兒子,請在此處轉身離開。你的兒子會學會自己解決問題。」

這位校長在之後的訪談中解釋,學校其實早已禁止家長送來學生忘記的東西,但是因為家長經常不合作,所以現在才掛起這個大牌子。而且:「尤其是青春期階段的孩子往往有這種依賴性,只要一打電話給爸媽,爸媽就會過來為他們解決所有的問題。」

※ 本文摘自《老師請把考試延期,我兒子要過生日》,原篇名為〈學校裡,丟盡孩子的臉〉,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