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何翩翩

多和孩子聊聊別人的感覺,試著引導他換位思考,而不是用權威的方式去逼著孩子認錯道歉。當孩子學會如何修補自己的錯誤之後,下一步才是引導孩子誠心的說出對不起。

坐在辦公室常常可以聽到許多老師和孩子的對話,某日先是聽到一個孩子的哭聲,老師馬上前來關心,接著又聽到另一個孩子理直氣壯的說:「我已經跟他說對不起啦!」老師立刻反問:「就算你是不小心的,如果別人還是在哭或不舒服,你只說句『對不起』就可以了嗎?」

我想起很多年前在紐約教書時,曾有一個同事在回答園長詢問如何教導孩子同理心時說:「我問打人的小孩,如果別人這樣用力打你的頭,你覺得如何?」這句看似平常的話,沒想到卻隱藏了很多陷阱,園長回饋:「你這是罪惡感式的教育。」

為什麼我們不要給孩子罪惡感?

當孩子是因為你給的罪惡感才停止做某些事時,那不是真正的知道自己錯了,而是怕被罵、被處罰,只是做給大人看的一種反應罷了。罪惡感應該是來自內心的真心抱歉,而不是別人給的。所以當你要求孩子時,他們說出的「對不起」只能說是配合你演出來,滿足的是你的需求,我們要的是這種同理心嗎?當對不起只是一種反應時,被打的人真的能釋懷嗎?

如果被打的小孩說不出來他的感覺,大人可以示範,請他跟著說出來:「你剛才用積木打我的頭,我好痛,好難過!」還可以從旁義正嚴辭的強調:「打人是絕對不被允許的!」

然後請打人的小孩確定被打的人好一些了沒有,看看他需不需要喝杯水,還是揉一揉等,絕對沒有那種被打的人還在冰敷,打人的小孩已經跑去玩的事,打人的孩子必須全程陪同,以示負責。事後的處理,遠比一聲對不起重要太多了,只有在事後處理中,了解被打的人的痛,才能在下次出手前有所警惕。

過程中,大人完全不必要求小朋友一定要說「對不起」,如果孩子不是發自內心的想說,真的沒有意義;另一方面,如果孩子對「對不起」沒有真正的了解,只是形式上的跟著說,對孩子的行為也沒有幫助,更何況如果說聲對不起就可以了事,這世界豈不大亂了!

只會以「對不起」了事的孩子,令人擔心

如果我們教出來的孩子沒有同理心,就表示我們的教育是失敗的。當我們的孩子只學會流利的口語表達(辯駁)與良好的學業表現,卻少了真正關懷別人的心時,才是最讓我們擔心的。現在他可能會說:「我只是在玩啊!」「我又沒看到他在那裡~」長大之後可能會變成「我哪知道他會突然站在那裡,我又不是故意要開車撞他的~」「不然你要多少錢,拿去嘛,反正我老子有錢~」隨著孩子年紀漸長,理由只會愈來愈多,狀況也愈來愈令人難以想像。

想培養孩子的同理心,首先請不要再教或強迫孩子說「對不起」,當孩子不小心讓別人受傷時,重點應該是「如何讓受傷的孩子舒服一些?」也許是一個擁抱、也許是一個觸摸、也許是一杯水,絕不是說一句「對不起」別人就一定要原諒你。

多和孩子聊聊別人的感覺,試著引導他換位思考,而不是用權威的方式去逼著孩子認錯道歉;當孩子做到同理的行為時, 一定要好好的肯定他一番:「你不小心讓弟弟摔跤了,但會馬上過去扶他起來,關心他有沒有受傷、需不需要幫忙,真好,弟弟一定會感受到你的歉意!」

當孩子學會如何修補自己的錯誤之後,下一步才是引導孩子誠心的說出對不起,這才是我們該教導孩子的道歉之道。

陪著孩子不帶情緒或標準答案的討論,並引導孩子做出正確的選擇,這樣才能讓孩子發展掌管理性思考的「前額葉」,而非老愛用掌管情緒的「杏仁核」去想辦法逃避問題或處罰。

大人也要以身作則,讓孩子看到柔軟的心,比如說開車時讓行人先行、看到需要幫助的人不吝伸出援手、或是孩子年紀大一點有能力時,帶他去做志工,讓孩子了解世界上不同的角落存在著很多需要幫忙的人事物,懂得付出的孩子自然能體會到施比受更有福的喜悅。

我聽到老師繼續引導孩子:「請你去摸摸撞到他的地方,問問看他還會不會痛?有沒有你可以幫忙的地方?」具體的動作或關懷,比一句簡單敷衍的「對不起」來得更有用,也願我們的孩子在幼兒階段就能擁有一顆溫柔的心,這樣未來的世界才會更和諧與和平。

※ 本文摘自《蒙特梭利教養進行式:翩翩園長的45個正向教養解方》,原篇名為〈不是會說「對不起」就好〉,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