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閱讀 夏LaLa

由創作歌手、演員夏宇童與逗點文創結社總編輯、作家陳夏民共同主持的Podcast節目《閱讀夏Lala》,文字整理精華版每週上線!

每年的聖誕節都是錢潮搶搶滾的大日子,就連在大疫情年代,NBA也要搶耶誕大戰商機、猛然開賽,而聖誕老人慈祥地發送禮物的形象深植人心,讓聖誕節一派歡樂的氣氛,但事情真的是這樣嗎?或者說只能這樣嗎?聖誕佳期永遠只能響叮噹嗎?《閱讀夏LaLa》本集,夏宇童與陳夏民別出心裁地從暗黑、恐怖的面向,帶領聽眾一窺過聖誕節的另類選擇。

滿滿的聖誕黑暗面,全部送給你

由於主題是聊不為人知的聖誕節,夏宇童起頭就分享了這位圓胖、大鬍子、穿紅色工作服、背禮物大袋子如何來到世間,事情可以追溯到19世紀,一名法蘭克福的精神科醫生海因里希.霍夫曼(Heinrich Hoffmann)於1845年為三歲的兒子寫了一本聖誕節漫畫書名為《Struwwelpeter》,其中便描繪了紅衣尖帽的Niklas,但還不是慈祥老爺爺,而是會把不乖的孩子浸泡在墨水缸裡。

陳夏民感想很直接:「哇!這也未免太變態了吧。」

Niklas後來在荷蘭人的改良下,傳入美國,變成聖誕老人(Santa Claus)。夏宇童又進一步解釋,聖誕老人是真有所本的,源頭就是天主教聖人聖尼古拉斯(Saint Nicholas),12 月 6 日是其慶日,如今德國人們都保有在 12 月 5 日晚上將靴子放到門前的習俗。在歐洲傳說中,聖尼古拉斯在這天會與僕人、背著大布袋或竹簍的Ruprecht四處拜訪小孩——好孩子會得到禮物,壞孩子則不會收到禮物,只拿到Ruprecht的樹枝,甚至被關進竹簍裡。夏宇童說:「Ruprecht的另一個名稱叫坎普斯(Krampus),有不少電影都處理到聖誕老人與坎普斯大戰的場景,甚至以此為主題,應該大家都不陌生吧。」

「所以說聖誕節的原始樣貌,本來就包含暗黑,不是全然歡喜的。」陳夏民說。跟著他提到,歐美人的聖誕節到新年的長假,就像台灣的農曆新年一樣,是全家團聚時光,「但不是聚在一塊兒就一定是好事啊,有時候反而會有矛盾和爭吵,就像我們圍爐時,沒有結婚的就會被長輩逼問什麼時候結婚,有結婚的就要交代什麼時候生小孩或買房買車有的沒的,壓力無敵大。」

這個時候,就非常需要找到自己的方式進行紓壓,喜愛看恐怖片的陳夏民有一個黑暗指數極高的個人獨門祕方,「我會在Youtube上打恐怖片片名,後面再加carnage count搜尋,就會有個頻道告訴你,那些片子裡面的角色是怎麼死的,死了多少人。對了,也有個Youtuber叫Dead Meat,還會評分死法的等級,例如金斧頭之類的。」

陳夏民更加碼推薦推薦聖誕夜必看恐怖良品《停車場夜驚魂》(P2),描述一名工作能力強的女性,在聖誕夜,被一名展開恐怖舉動、要困住她佔為己有的保全,以及殺人模式非常有創意的《黑色聖誕節》(Black Christmas)等等,「聖誕節也不是一定非得要歡樂不可啊,還有其他不同的選擇,來一點暗黑聖誕節吧,也是另外一種趣味吧。」

夏宇童誠實地回應:「好啦,我不會強逼你一起過聖誕節,停止發洩你的負能量。」

經典《糖果屋》童話故事,恐怖大翻轉

隨後兩人進入節目主題,適合當成聖誕禮物的書籍,夏宇童熱推《漢賽爾與葛麗特》繪本(大塊文化),由奇幻小說大師尼爾.蓋曼(Neil Gaiman)與繪者羅倫佐.馬托蒂(Lorenzo Mattotti)聯手重塑經典童話故事《糖果屋》。

夏宇童讀了數次,頭一次是欣賞圖像的力量,「羅倫佐.馬托蒂的黑色墨水畫風格,將那種詭異陰暗的氛圍表現得很棒,而且明明都是黑色,但仍舊演繹出光影的流變,像是一點點陽光從厚重的墨黑枝葉中漏下,真的非常厲害。」

而第二次重讀,夏宇童的重點就擺在對尼爾.蓋曼文字的魔力,「他的文字很冷靜,而且把糖果屋裡的女巫角色變成一名普通老婦人,讓恐怖感更實際。」夏宇童解釋,童話故事的創造年代,有些是戰爭時期又遇到大飢荒,也就有食人之事發生,如《白雪公主》裡的後母其實是想要吃白雪的內臟。夏宇童語音像是有點發冷:「而在尼爾.蓋曼版本的糖果屋中,那個媽媽會跟爸爸說,不是要殺小孩,只是把兩兄妹帶到森林裡,搞不好孩子們遇到好人,而且小孩還可以再生,真的是深沉得教人毛骨悚然的心理描繪。」

陳夏民也講道:「確實很多童話故事都有食人的元素,對應到黑暗時代、社會狀況。尤其是每個人都快死掉了,究竟是兩個小孩死,還是全家一起死的選擇就會跑出來。這本書傑出的地方是故事情節沒有變更,但描述的心理狀態讓人驚怕。」

關於《糖果屋》,夏宇童曉得尚有一件轟動一時的翻轉故事,1963年有本書是《糖果屋的真相》,裡面鉅細靡遺地蒐證並主張糖果屋為真人實事的犯罪作品改編,而漢賽爾與葛麗特兄妹檔其實是成人變態殺手,謀殺了糖果屋裡的甜點師,當時大多數德國人皆信以為真,引發風潮。夏宇童語氣又驚嚇又覺得有趣地講著:「後來發現,原來那是德國兒童讀物作家兼漫畫家漢斯.塔思樂(Hans Traxler)的縝密計畫與虛構的惡作劇,所有資料與蒐證都是假的啊,這個玩笑真的開很大。」

「就像恐怖片《厄夜叢林》(The Blair Witch Project),以紀錄片的形式拍攝幾個大學生去山裡找女巫的故事,其實是偽造的。這種利用傳說或經典,在裡面找到縫隙後,填塞自己想說的版本或主題進去,其實滿有意思。」陳夏民說。

外表可愛,內藏黑暗毒藥的聖誕之書

《聖誕老人的禮物》(逗點文創結社)是陳夏民想要推介的書籍,書封是火柴盒樣式,且後面有燒傷的痕跡,這是一本以聖誕節為發想主題的集體創作,邀請了鯨向海、楊佳嫻、孫梓評、王志元、劉芷妤等詩人、作家加入,裡面有攝影,有小說,有詩,也有漫畫,且收錄了太宰治的短篇〈Merry Christmas〉。陳夏民話說從頭:「長大以後,我就不相信聖誕節,起因是有一年聖誕節我收到一件好笑禮物,應該是國小,我在床頭掛好襪子,隔天起來發現裡面有一盒義美餅乾,當下我真的是徹底幻滅了,好歹也要是金莎吧。所以,我內心比較不相信單純的美好,因此十年前就想做一個跨界創作計畫來演示這種心態。」

陳夏民有一篇小說〈聖誕老人的禮物〉也收錄其中,藉由聖誕節重新思考成為大人以後的人生,「我在裡面設定了聖誕老人有種魔法,拔一根頭髮就能變成孩子們夢寐以求的禮物。但問題來了,到聖誕老人真的老了以後,只剩下最後一根頭髮時,他到底還要不要送呢?尤其他是一個永遠在送禮,卻從來沒有收到禮的人。其實呢,我真正想說的就是在日常磨難中被淘空的人的故事,超悲的哦。」

夏宇童恍然:「難怪在封底的介紹文會有長大以後再也沒有禮物,塞進床頭的襪子,空白的聖誕卡要寫給誰,你是否還相信聖誕節這樣的文字。不過這種集結每個作者的狀態的書,是很棒的禮物啊,因為可以多方位體現反映閱讀者的心理。」

「這是一本外表可愛、裡面藏著黑暗毒藥的書,我相信能讓人發覺到聖誕節的各種面向,體驗到不同的聖誕心情。畢竟,人生從來就沒有辦法永遠明亮,總是會有黑暗的時刻降臨。」陳夏民這般總結道。

本集提及書單

  1. 《漢賽爾與葛麗特》
  2. 《聖誕老人的禮物》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延伸閱讀:

  1. 如今日本會如此大張旗鼓過起聖誕節,一切都跟銀座有關
  2. 行憲紀念日與聖誕節同一天其實不是巧合?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