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史考特.亞當斯;譯/陳映竹

身為連環漫畫《呆伯特》(Dilbert)的創作者,我幾乎天天都以嘲諷的方式遏止那些荒謬到不行的管理行為持續散播。如果我這麼說聽起來似乎誇大了自己對於社會的影響力,那麼請想想這件事,二○一八年,特斯拉(Tesla)的執行長伊隆.馬斯克(Elon Musk)寫了一份備忘錄給全體員工,他在裡頭闡明如何進行有效益的會議,以下是其中一條規則:

伊隆.馬斯克的規則六:「一般而言,運用常識作為你的指南。如果在特定情況下,遵守某項『公司規定』明顯荒謬到足以被畫進《呆伯特》漫畫裡,那麼這條規則就應該改變。」

請注意!由於「呆伯特」這個詞存在於他們日常使用的詞彙中,並且他們都對「如同呆伯特一般」的政策會是什麼樣子略知一二,這使得馬斯克在描述他對員工的要求時要容易得多。可見賦予事物名稱會賦予它們武器般的力量

我舉特斯拉的例子是因為找一句已經出版過的引言比較容易,但是我可以告訴你,近三十年來,一直都有來自大公司的經理人直接向我回報,他們之所以改變或是避免了一些政策,全因「我們不想最後被畫進《呆伯特》漫畫裡。」或是意思類似的話語。被嘲笑的風險導致行為的改變,其影響程度,我甚至可以說它是歷史上最強大的力量之一。

比起沒有名稱,如果你有一個負面的詞彙來指稱某件事情,反而會比較容易避免它。在我介紹輸家思維這個詞之前,你會用什麼詞來描述一個聰明卻因為缺乏跨領域的接觸,而在思想上有盲點的人?你的預設值大概會是從你所認識的詞彙中,選擇出最接近的那個,它可能是愚昧笨蛋,諸如此類。不必由我來告訴你,在你指稱某個人是笨蛋後,再要去改變他的想法會有多困難;如果你採用稍為高明的手法、聰明的途徑,把一個人思想上的盲點用一個術語來描述,像是確認偏誤,或是認知失調,你的目標對象則會宣稱你才是那個被認知錯誤所困擾的人,然後這項討論便會無疾而終。

比起沒有名稱,如果你有一個負面的詞彙來指稱某件事情,反而會比較容易避免它。

現在,把那些沒用的方法跟接下來我要告訴你的方法比較一下,我允許你拍攝這本書裡的任何單一頁面,並且在社群媒體上分享,或是跟認識的人分享,或是在任何情況下作為你辨識出輸家思維時的答覆。這個頁面將會是來自一本已出版的書籍,這會讓你的論點更有分量,並且讓對話不那麼有針對性,也不至於像是你個人的瘋狂意見。如果你向人敘述這一頁是從《斜槓思考》這本書來的,你會讓自己的立場同時擁有嘲諷和免費的可信度這兩名生力軍,而且當這本書變成暢銷書時,在抑制輸家思維上,力道還會再更強。

截至目前為止,你大概在想,為什麼我不建議你去罵別人很笨,卻又同時介紹了輸家思維這個看似差不多一樣糟糕的詞呢?差異之處在於愚笨指稱的是一個人,而輸家思維指的則是技巧。要記得,我們所有人時不時都會進行輸家思維。輸家思維中的「輸家」指的是結果,不是相關人士的DNA,如果你要使用這個詞的話,切記要區分出這項差異。罵別人很笨不會讓他們變聰明,但是指出一個糟糕的技巧並以一個好的技巧與之相互對照的話,就可以即時讓人朝著比較有效益的方式思考。就像我之前舉的沉沒成本例子,一旦你接觸到這個全新的概念,它幾乎是自動成為你未來思考的一部分。

我之所以有能力寫這本書,僅僅因為書中所描述的錯誤,大部分我都犯過。我從經驗中學到如何在我自己以及他人身上辨識出這些錯誤。在很多的情況下,我都是在被可信的人士嘲笑後(切身之痛啊!),才學到這些技巧。沒有人可以倖免於偶爾陷入輸家思維中,但我希望你們在這兒讀到的內容能幫助你們免於被嘲笑,如同我長年以來所經歷的;無意中還學會了怎麼寫這本書。

輸家思維也可以用來解釋為什麼好萊塢的藝人們在替政治或是社會議題發聲時,看起來──至少在我們許多人眼裡──與其說是聰明,不如說是真摯。你不會想到這樣的事情有些奇怪。大部分娛樂產業界的人都非經過訓練養成的科學家、工程師、律師、經濟學家、哲學家,或是通曉其他關於如何做決策的領域;再加上,作為人類,我們不知道自己不知道什麼。如果你從來沒有上過課、學習過如何有效思考,你就不會有一個參考架構,用來了解自己做得對不對。

你可能天生就是個聰明伶俐的人,這一點可能性滿高的,因為你現在正在閱讀這本書。而且你或許曾經修過一門邏輯課,這會是個很好的起點,但也不會讓你像那些研讀其他學科的人一樣,並用他們看待世界的方法來理解世界。如果你只是接觸過某幾個學科的思考方法──比方說歷史和哲學好了──那麼要理解經濟學家和科學家如何看待這個世界,你依然有個缺口。

如果你只是接觸過某幾個學科的思考方式,在有效地理解世界這項能力上,你仍會有很大的差距。

舉例來說,你可能認識賽斯.麥克法蘭(Seth MacFarlane),知道他是獲得廣泛成功的電視動畫節目《蓋酷家庭》(Family Guy)的創作者。然而,那只是他成就裡一個微不足道的小亮點罷了。他的才華是世界級的,在一個人身上能看到如此洋溢的才華,絕對是最令人歎為觀止的經驗之一了。他是一名歌手、演員、作家、藝術家、製作人、幽默大師和聲音表演者,但這是否告訴我們麥克法蘭所擁有的經驗和教育背景有正確的組成,讓他得以理解這個世界?面對一個橫跨多個領域,比方說科學、商業、心理,並擁有深厚經驗的人,他所擁有的那一組思考技巧(我們已知的那些)是否可以與之相提並論呢?

根據麥克法蘭的卓越成就,他看起來像是在所有他取得成功的領域裡都有相當的才華,我從遠距觀察到的印象是,他天生的智商就超乎常人的高。他畢業於羅德島設計學院(Rhode Island School of Design),並且在各項娛樂事業中(動畫、電影、真人電視秀、音樂、頒獎典禮主持等)累積了一項又一項的成就,並同時從幾乎每一個項目都賺取了新的財富,換句話說,他是個絕頂聰明的傢伙,而我也沒有理由去質疑他的立意良善。

不過,根據他在推特上的政治評論,他似乎在教導我們該如何用最好的方式來看待世界上沒有多少經驗。如果這樣的描述在你身上也適用,那麼,你就不會注意到你的、或是麥克法蘭的政治意見中,有任何的缺失。我會舉一個絕佳的例子來證明我的論點。在下面這條推文裡,麥克法蘭說,實際上,由於大量的科學家都這麼說,我們可以確信,氣候變遷是真實發生且相當危險的。

註釋
*譯者注:意指石油年生產量達到頂峰,其後的生產率就會下降,1953年美國地質學家哈伯特曾預言美國的石油生產將在六○至七○年代達到石油頂峰。
[1] K. Mahmood, “Do People Overestimate Their Information Literacy Skills? A Systematic Review of Empirical Evidence on the Dunning-Kruger Effect,” Communications in Information Literacy, 2016, 198–213.
[2] Aaron E. Carroll, “Peer Review: The Worst Way to Judge Research, Except for All the Others,New York Times, November 5, 2018.
[3] Sheila Kaplan, “Duke University to Pay $112.5 Million to Settle Claims of Research Misconduct,New York Times, March 25, 2019.
[4] Richard Jacoby, “The FDA’s Phony Nutrition Science: How Big Food and Agriculture Trumps Real Science–and Why the Government Allows It,Salon, April 10, 2015.
[5] Dan Robitzski, “Faulty Studies Mean Everything You Know about Nutrition Is Wrong,Futurism, July 2018; Julia Belluz, “Why (Almost) Everything You Know about Food Is Wrong,Vox, August 16, 2016.
[6] Susan Solomon and Diane J. Ivy, “Emergence of Healing in the Antarctic Ozone Layer,Science, July 15, 2016, 269–74.
[7] Einstein Sabrina Stierwalt, “Why Is the Ozone Hole Shrinking?,Scientific American, March 22, 2017.

※ 本文摘自《斜槓思考》,原篇名為〈輸家思維是什麼?〉,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