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林照真(國立台灣大學新聞研究所教授)

影印機俐落地吐出厚厚一疊雙面 A4 紙張,油墨與熟悉的新聞味兒,刺激人的嗅覺。《紐約時報》前執行總編輯吉兒‧艾布蘭森,投入十三年光陰撰寫《真相的商人》一書。報紙傳奇與科技新貴的新聞市場競爭,是本書的主軸。艾布蘭森做新聞工作時寫,即使離開新聞界多年,她還是繼續寫,沒有理由可以停筆。因為故事還在不斷發展中。

為了讓讀者真正了解美國新聞產業的生存命脈,本書作者非常精準地找了BuzzFeed、Vice 兩家新媒體公司,來和《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知名老報紙 PK。光是四個主角登場,就已經搶盡風頭。作者的書寫與學者不同,本書敘事呈現清晰的事件脈絡,文字溢散多汁的細節,翻譯成中文後依然保存原味。美國原本嚴肅的新聞媒體轉型歷程,頓時成了膾炙人口的章回小說。

這四家媒體,各有不同的生存之道。剛起家時,新貴網路媒體 BuzzFeed 倚重臉書,服膺最受歡迎的行銷邏輯。在文章上下個釣魚標題,搭配幾個方法就可造成病毒傳播。訊息瘋傳後,順勢便可賺取廣告收入。BuzzFeed 把自己視為資訊科技公司,不在意新聞和廣告有無區別,更完全不想成為新聞機構。

Vice 則是不避諱自己的魯莽輕率,只想藉著有看頭的內容獲利,Vice 認為自己的經營哲學就是「酷」,新聞與娛樂就是「酷呆了」的結合。他們超痛恨新聞學院的那些人,毫不在乎倫理道德,只想找到更感人、更大膽、更煽動等可以賺錢的內容,從不思考新聞和娛樂之間有何差異。

數位時代帶起新聞權力的轉移,數位新貴和不斷縮編裁員的傳統報紙媒體,景象確實不同。主導「國防部文件」、「水門案」等調查報導,真正讓政治人物顫抖的傳統紙媒,已因為網路科技而抑鬱內傷。《紐約時報》成立的宗旨不是為了散播歡樂,專業的新聞品質一直是美國知識精英的首選。《紐約時報》樹立古典新聞的標竿與榜樣,更努力推出令人驚豔的數位新聞創作。然而,不可否認,報紙讀者不斷流失與老化,連帶導致平面廣告價格下跌。為了生存,作者萬分擔憂,《紐約時報》新聞與業務間的防火牆,已經岌岌可危。

人人羨煞《華盛頓郵報》有了新東家亞馬遜的資金挹助,必能喚回報社過去的榮光。然而,科技業講求流量數字,企圖翻轉老報社的書生文化。《華盛頓郵報》編輯中心的電子螢幕,每秒鐘都會顯示一篇報導。辦公室外則掛了一個流量板,螢幕上顯示每篇報導吸引了多少讀者。作者說,這個流量板,讓《華盛頓郵報》記者十分憤怒。

接著,故事有了新的轉折。

科技新貴想讓公司更添光彩,於是心生一計。BuzzFeed 決定挑戰新聞,讓調查報導成為 BuzzFeed 增加新聞光環的嘗試。BuzzFeed 還說,新聞是偉大媒體的心臟與靈魂;新聞是對世界造成重大影響的最佳管道。即使新聞業務無法像娛樂業如此龐大,卻是一家公司能夠贏得尊敬的原因。

作者在書中說,科技新貴遊走於灰色地帶,沒有新聞包袱。BuzzFeed 充滿野心壯志,想要成為嚴肅新聞的供應商,以及《紐約時報》和《華盛頓郵報》的可敬對手。

Vice 從地下文化起家,決定跳入紀實新聞時,根本沒有新聞報導守則。即使他們再譁眾取寵,卻從攝影機的鏡頭,看到人世間的貧窮、黑暗、髒亂與無能為力,報導風格逐漸變得嚴肅。他們終於了解,原來這就是新聞關懷。

當然,Vice 以娛樂吸引一大群人到網路後,它知道人們正在擺脫報紙,改在網路上尋找新聞,於是推出讓觀眾上鉤後轉換的策略。它貫徹與 YouTube 合作,另外設立一天量產七千篇的內容農場,多數內容都不是傳統的新聞,而是充滿冒險、危機和沉浸式情節的娛樂紀實內容。

閱讀此書時,可以感受到作者有些失落。身為新聞人,親眼目睹殘酷的新聞生存遊戲。網路科技讓傳統媒體亂了套,昔日位居輿論顛峰的百年老報,即使努力轉型二、三十年,卻還是無法在數位時代衣食無虞,想要維持古典新聞的風骨與高度,顯得有些吃力。

然而,作者在本書中,一直把調查報導作為衡量新聞媒體的最佳指標。《紐約時報》和《華盛頓郵報》始終是美國普立茲獎的佼佼者,是備受政治圈、文化界、知識社群稱道的民主基石,更是這兩家報社贏得尊敬的主要原因。在普立茲獎的盛宴上,也開始看到 BuzzFeed、Vice 的身影,後生可畏,大家都是因為新聞而相遇。
臺灣和美國一樣,新聞產業完全陷入流量之爭,每分每秒可換得廣告的按讚、分享,是媒體老闆評量記者的標準。業務和廣告早已躍過新聞防線,讓新聞再也無法理直氣壯。新聞記者勞力一整天,卻少有機會從事深入的調查報導。雖然還有人在努力,卻很難改變國內新聞與商業錯綜的複雜結構。

作者在書本最後,引用《華盛頓郵報》總編輯拜倫「媒體要用勇氣回報整個社會」的一番話,說明《華盛頓郵報》到最後仍然秉持調查報導精神,強調媒體必須不懼威脅,頂住壓力,民主才不會在黑暗中死去。

這句話,應該是作者用來提醒所有人的。國內媒體也可以一起反思,想想我們身為新聞人,在這個不確定的年代,該如何回報我們的社會。以及,我們還能不能靠新聞得到尊敬?

※ 本文摘自《真相的商人》推薦序,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