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劉亞涵;攝/Jimmy Yang;場地提供/Yaoi會社

Mae BL 漫畫家,臺中人。大學畢業即出道成為漫畫家,畫風清新,偏好糾結虐愛的題材,其中結合科幻與兄弟之愛的 BL 漫畫作品《記憶的怪物》,銷售破萬冊,曾獲得第八屆金漫獎少女漫畫獎,更在去年改編成同名遊戲。高中時被同學推入腐坑,對於 CP 屬性沒有明確偏愛,但一定要是短髮。她說自己看漫畫從不代入角色,就是帶著感激欣賞那個美麗世界。

第一次意識到男子之間的愛戀是在小學的時候,電視上播著《庫洛魔法使》,故事發展到中後段,桃矢一直對雪兔欲言又止:「我有件事想告訴你 ⋯⋯」當時的我就是理所當然認為他要告白,沒有覺得哪裡怪怪的,當最後揭曉是他發現了雪兔的真實身分,反而令我震驚不已(不是要告白嗎!)。長大發現,早期很多動漫作品都是如此,若有似無地把 BL 情節安插在故事裡,讀懂了,就再也無法用一般眼光看待了。

我高中讀的是女校,那是一個更加開闊的新世界,跟著同學,生平第一次去了同人展,萌上的第一對 CP 來自《家庭教師》,其實原作裡那兩人根本不熟,但在同人作者的筆下,什麼劇情都可以發生,比原作更令人悸動難耐,讓我澈底淪陷。一旦開啟了BL 感知,如同解鎖一項新技能,主線劇情不再是重點,看作品有了更多樂趣,就像歷久不衰的電影版《名偵探柯南》,只要讓基德、赤井秀一、安室透輪番登場,就是絕對的票房保證。

那時成天跟同學窩在彼此宅宅的小世界,漫天妄想,甚至曾經為了看 BL 漫畫,冒著被當風險,蹺掉暑期補考,如今想來實在愚蠢,但當時 BL 幾乎占據了生活的全部,自己也開始動手畫同人,升上大學後,每個寒暑假都會去同人展報到,以作者身分販售自己畫的同人誌,後來嘗試發展原創作品,就一路畫漫畫到了現在。

一直以來,腐女都是我的興趣偏好,只要自己喜歡就好,如果朋友剛好也喜歡當然更好,對外不會主動提起但也不會特別隱藏,反倒是漫畫家這身分更讓我羞於啟齒,面對不熟的人我會說自己在做設計,模糊帶過,或許是覺得還不成氣候,覺得這工作不是那麼的「正常」 吧。以前辦信用卡時填寫職業欄,總會被多問很多問題,面對這些好奇我很無措,像是把自己赤裸袒露在他人面前,但現在出的書比較多了,漸漸地也有了些自信。

我的第一本作品其實並不是 BL,血脈賁張的肉體固然好看,但更吸引我的往往是擦邊球的劇情,沒有明說的空白才能保留更多想像,所以《記憶的怪物》在前期也是如此,可以看作一般訴說親兄弟羈絆的故事,之後的走向隨著角色愈來愈立體,相愛的心意才更加明確。對我來說,好的故事不一定要訴說什麼大道理, 有沒有辦法說服人才是最重要的,曾經我也很排斥兄弟親情和師生戀,後來發現都是可以被打破的,只要遇到一個好作品,就能夠理解他們為什麼做這樣的選擇?為什麼會喜歡上彼此?穿越重重阻礙的愛情總是令人格外心動。

老實說,去年的我過得並不是很快樂,作品完結後,覺得不論自己還是世界都處在停滯狀態,已經好久沒有沉迷其他作品,幾乎是腐女子失格的狀態,直到遇見了日劇《如果 30 歲還是處男,似乎就能成為魔法師》,沒想過有天自己也會迷上真人 CP,「腐」這件事情,最大的魅力就在於能讓人瞬間得到快樂,就像生活中的嗎啡,可以快速逃離現實的疲憊,即使只是很小的互動都能讓腐女們興奮異常,感嘆自己活在世上真好,還好有出生可以見證這些美好愛情。 所以,我始終認為泛天下的女子都可能是腐女,無法接受只是因為還沒有看到喜歡的作品而已,畢竟,是不會有女生討厭兩個帥哥談戀愛的。♥

Q:妳認為現實中最有 CP 感的男子是誰?

A:當然是飾演《30歲處男》裡安達和黑澤的赤楚衛二和町田啟太囉!

Q:請分享原因。

A:町赤是神仙眷侶!尤其在之前泰國主辦的線上見面會裡,兩人之間甜到不行的互動,活脫脫就是結婚典禮現場啊!

* Mae 第一次迷上真人 CP,將她從去年心情上的低潮撈起,愉悅心境也激起了她的創作欲,忍不住提筆畫下兩人的同人彩圖。

※ 本文摘自《小日子享生活誌04月號/2021第108期》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