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松澤萬紀

溝通時最重要的,就是成為對方的「同伴」,也就是讓對方感受到:「這個人懂我,這個人值得我信賴。」

那麼,要怎麼做才能成為別人的「同伴」呢?

前文提到的西谷老師,為了成為小孩們的同伴,身體力行以「三同」(三種同理心)為基礎的溝通。

①    「同感」:同理小孩的心情。
②    「同汗」:和小孩一起流汗、努力。
③    「同歡」:和小孩一起高興、開心。

對他人的「同理心」可以強化人與人之間的連結。

所謂對他人的「同理心(同感/同汗/同歡)」換句話說,就是「站在對方的立場」。

因此,與人相處時留意「三同」,便能了解對方的心情,成為對方的「同伴」。

○只是分享相同的情感,就能一瞬間成為「同伴」

【同感】

有時,只是些微的「反感」和「反對」就會引發抱怨。

某間航空公司的空服員曾在spot conversation時惹乘客生氣。

乘客在高空中看見「富士山」時對空服員說:「能看到這麼漂亮的富士山很難得吧?」這名空服員回答:

「不,這種程度,基本上隨時都看得到。」否定了乘客。

回答的空服員應該沒有惡意,卻令乘客很沒面子(據說,該名乘客事後向航空公司提出客訴)。

所謂的「同感」,就是貼近他人的意見和情感回應:「你說的沒錯。」

案例中的乘客會跟空服員說話,是想和空服員一起分享富士山之美。只要理解這點,即使「平常富士山看起來就很漂亮」,空服員應該也能顯現同理心回答:「今天真的很漂亮呢。」

【同汗】

同汗指的是一起流汗、幫忙。

曾經有間貿易公司邀請我擔任商業禮儀研習的講師。研習前,除了人資主管外,還有A和B兩位部屬和我一起進行事前會議。兩人有著明顯的對比。

會議結束後,A說著:「那我先離開了。」迅速離開會議室。

另一方面,B則是在A離開後仍然留在原地對我說:「有沒有我能幫忙的地方?」

事後,人資主管告訴我:

「能否說出『有沒有我能幫忙的地方?』就是這兩個人之間巨大的差別。希望您的講座能讓像A這樣不懂體貼的員工,成為能夠說出:『有沒有我能幫忙的地方?』的人。」

我認為,一句「有沒有我能幫忙的地方?」就是「連結人與人之間的話語」。

因為即使實際上沒有幫得上忙的地方,這句話卻有一股力量,可以從中窺見一種「我和你一起努力」、「我在你身邊」的「信任」。因為,有時候人們需要「願意幫助自己的人」的存在。

【同歡】

當我覺得「開心」,對方也願意像自己的事一樣「一起高興」時,就會更加開心。

喜悅只要與人分享,似乎就會變成雙倍。因此,如果對方高興的話,請陪他一起高興吧。

二○○九年時,報紙曾經報導過我的工作。

我非常開心,在kiosk(便利商店)一次買「五份」報紙時,女店員親切地對我說:「哇,妳買好多喔!」

「這上面有刊登我的報導喔!」我指著新聞說。

店員聽到後笑容滿面,替我高興地說:

「這樣啊!好厲害喔!那阿姨我也要買!」

直到現在,這段九年前的小對話仍令我記憶猶新,一切都是因為「kiosk的店員」與我「同歡」喜悅,讓我的快樂變成兩倍、三倍的緣故。

德國哲學家尼采曾說:「共享喜悅令你交到朋友,而不是分擔痛苦。」我覺得非常正確。

「三同」絕對不難。

「我也這麼認為!」表現「同感」。

「有沒有需要幫忙的地方?」表現「同汗」。

如果有人高興,就用「我也好開心」表現「同歡」。

就算不做什麼特別的事,只要帶著體貼的心「分享相同的情感」,就能令對方覺得「這個人懂我!」讓許多人成為自己的「同伴」。

也請你多多成為某個人的「同伴」吧。

※ 本文摘自《細心體貼的人最受歡迎,而且諸事順遂》,原篇名為〈只要記住「三同」,就能漸漸增加「同伴」〉,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