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安德烈.科斯托蘭尼

直到今天,我還清楚記得第一次到巴黎證券交易所時的情景。一位老先生朝我走來:「年輕人,我沒見過你。你是誰?」我回答︰「我第一次到證券交易所,我是X公司的實習生。」「你的上司是我的朋友,我現在教你一些非常重要的東西。你看看周圍,這裡的一切都取決於一件事,就看這裡的傻瓜比股票多,還是股票比傻瓜多。」


這條座右銘也成為我的信條,我們可以這樣解釋,行情趨勢要看賣方賣股票的情況,是否比買方買股票急迫。如果股票持有者迫於心理或物質上的壓力,被迫出售股票,而資金所有者雖然想買,卻無購買壓力,行情就會下跌。


反之,如果資金所有者迫切尋找股票,而股票持有者並沒有物質或心理上的壓力,要出售股票,行情就會上漲。我一直記住這條準則,一切取決於供給和需求。我全部的證券交易理論都以此為基礎。


這個事實每位證券交易人士都須銘記在心,否則就不會明白,為什麼有時指數會出現完全不合邏輯的波動。


分析發展趨勢時,應對各種影響因素進行評估,並要能看出未來的供需情況。
原本我還可以解釋一下股票指數的形成細節,以及經紀人或市場調控者如何訂定指數,以合理反映供需的情況。但我想把這件工作留給眾多證券交易入門的指導書籍。

避險基金:看名稱就知是騙局

在我所提的投資基金中,絕不包括避險基金,因為避險基金是百分之百欺騙大眾的騙局,甚至是雙重騙局,因為這既避不開風險,也不是基金。避險基金之所以不是基金,最主要是因為在資本市場發達和投資保護法健全的國家裡,根本沒這種基金。於是所有避險基金,都不得不在允許詐欺的小島國上,找尋自己安身的故鄉。就像羅恩格林(Lohengrin,譯註:華格納歌劇中的人物)在著名的聖杯故事裡所唱的那樣:「在遙遠的地方,你們的腳步難以靠近。」


而且這些基金也不從事避險交易,避險交易是另一種業務,例如有人持有金礦股票,然後以期貨出售黃金,這時他才處於可規避風險或有保障的狀況下。如果黃金下跌,雖然金礦股疲軟,但他在期貨市場上仍可利用行情下跌賺錢。但如果黃金價格上漲,金礦股就會朝有利方向發展,以降低在期貨市場上損失的金額。但避險基金只沿著一個方向,即用超過自有資金數倍的數額進行投機,步調太快,以致連金額很小的外匯、債券和原料期貨交易的保證金,也要以額外的貸款來繳納。


這絕對是賭博,就像我在賭場大廳對某人說:「你對賭博一無所知,現在你把錢交給我,然後去散步兩個小時,這期間我會替你玩輪盤。」當他回來時,我對他說,我把錢全輸光了,這時他除了生氣,變成窮人回家外,無計可施。

索羅斯管理的量子基金,一九九三年,透過投機英鎊貶值,賺取了超過百分之百的利潤,這次成功掀起社會大眾一股投資熱,大多數人相信,避險基金經理人有把握獲利。


早在十五年前,一位女舞蹈家就對我說過同樣的話,這位女舞蹈家堅信避險基金,我問她樂觀態度從何而來,她回答得簡潔且具啟發性:「你知道,證券交易所並不總是上漲,也可能下跌。如果下跌,避險基金讓大家也能賺錢。」


我終於從一位芭蕾舞家處學到這兩條重要的證券交易投資公式。


「避險基金也做賣空投機,如果交易所行情下跌,他們可以便宜買回這些股票;如果交易所行情上漲,避險基金也可以利用買進交易賺錢。無論上漲,還是下跌,利潤都有保障。」芭蕾舞家向我解釋。理反映供需的情況。但我想把這件工作留給眾多證券交易入門的指導書籍。

乍聽之下,完全符合邏輯,而且十分簡單。這讓我想起來自瑞士的一位女友,她總是用動聽的話接待打橋牌的朋友:「我希望你們大家都能贏。」


避險基金的獲利把握有多大,在去年秋天,當長期資本管理公司(Long Term Capital Management, LTCM)倒閉時,我們已經領教過了。十六家銀行中甚至有像瑞士的UBS和美林(Merrill Lynch)這些著名銀行,把幾十億鉅資委託給該基金,最後都賠光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原來基金經理人,其中有兩位是諾貝爾獎得主和哈佛大學的數學教授,把賭注押在美國將提高利率,於是短線賣出美國國債,長線買進俄羅斯的美元債券,因為俄羅斯利率高於美國利率。這幾乎是令人無法理解的愚蠢行為,俄羅斯的財政狀況非常不穩,隨時都有進一步惡化的可能,而後來的確出現這種情況,結果是俄國的債券下跌,美國的債券上漲了。由於基金欠下鉅額債務,不可避免地倒閉。此外,為長期資本管理公司提供貸款或投資的銀行也遭到池魚之殃,只得自己承擔損失。當然,散戶也損失了幾百萬元。


所以我不僅建議大家不要,而且禁止所有讀者、朋友和投資者把錢投資到避險基金上。

投資顧問:他們的快樂是客戶的痛苦

我所理解的投資顧問,是和顧客保持聯繫,並且在往後關照客戶的銀行職員和經紀人。他們提供顧客整體投資戰略諮詢,並推薦股票、債券或基金。原則上來看,他們不是擁有證券交易授權的基金經理,而是和客戶一起協商,決定每筆訂單。因此,顧客可以妥善監督,也可在面對面交談中,了解他的顧問,這是非常正面的事。但所有經紀人和銀行的投資顧問,都處在和客戶的利益衝突中,他們只有在成交時才能賺錢,這點對客戶而言,相當不利。所以經紀人盡可能地頻頻買進、賣出,因為只有交易,才能得到佣金,沒有成交,就賺不到錢。


在德國,投資顧問原則上領取固定薪資,於是緩解了這個問題。但他們大部分的升遷機會取決於完成的成交量,於是也就和美國同行一樣,處於利益衝突。

看看實際操作情形,就可了解我為什麼這麼說︰一位客戶持有一千張IBM的股票,經紀人實際上也認為指數會繼續上漲,但如果他建議客戶繼續持有股票,他就什麼也賺不到。基於此他建議客戶最好把IBM的股票換成康柏(COMPAQ)的股票,這樣一來,就出現兩筆佣金,一次是在賣出時,另一次是在買進時。


我知道我在說什麼,因為二次世界大戰前,有一段時間我也是經紀人,靠佣金過活。我對經紀人,除了之前多次說過的,並沒什麼特別評價。只有極少數長期讓客戶滿意的人,才看到自己有飛黃騰達的機會,大多數人只關注迅速變化的美元。我曾經和近七十名經紀人及投資銀行家共事過,充其量,我只信任其中五個人,多數情況下,我採取和他們建議完全相反的行動。有一首花腔女高音詠嘆調優美唱著:「奧斯卡知道,但他不說。」我把這句美妙的句子調過來:「經紀人說,但他卻不知道。」

※ 本文摘自一個投機者的告白(增修版)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