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二花小姐

第一次察覺怪怪的,是在超市結帳時。

好幾次了,排在前面的人會回頭看我一眼,回頭時面無表情,沒說什麼又轉回去繼續排。儘管我很小心,確定沒有東西碰到對方,這種完全沒有虛榮感的回頭率還是很高。

直到某天朋友把我往後拉了一把,「妳排隊不要靠前面的人那麼近。」我左右張望才發現,真的ㄟ,澳洲人排隊的間隔寬廣到可以做國民健康操都不會揮到別人,原來這才是「正確」的澳洲排隊方法,之前那些回眸一眼訴說的是──拜託不要貼著我。

很快我又發現,領悟排隊間距只是入門,更大的考驗是要不要排隊、什麼時候該排隊、怎麼排隊?

身為從小熟讀青年守則的臺灣囡仔,排隊是基本公民與道德的展現,我當然會排隊,也當然知道怎麼排隊,但……澳洲人你們的隊伍呢?這樣一盤散沙站在那裡滑手機、聊天、咬指甲是什麼意思?到底誰在排隊?誰在等取餐?

櫃檯人員大喊「下一位」時,沒有人一個箭步上前,反而各自看看身邊哪個人是剛剛自己來時已經在場的,然後指指別人表示「他先來的」,若不是很確定就用眼神或手勢互相禮讓兼示意「我 OK,你先上」,尤其愛來一句「After you」。

如果那天場子裡剛好有個不熟悉這種默契排隊法的外國人,或水星逆行來了個不顧人群一個箭步直衝上前的,你以為他沒在看的店員往往突然精明起來,指著咬指甲先生說:「這位先生先來的。先生,你要先嗎?」這種仰賴驚人記憶力與默契的排隊法讓澳洲人個個都是城市觀察員,天天過著訓練記憶的日常,對預防失智想必有卓越貢獻。

澳洲式排隊法隨處可見,舉凡在櫃檯前點餐、餐廳候位、向魚販肉販菜販買東西,澳洲人向來把排隊放在心裡尊重,就連等公車也能隱形排隊。除了市區大站在尖峰時間時因為車次繁忙且人潮洶湧,大家會看準公車停靠位子形成隊伍是個例外,平常他們習慣或站或坐或假裝路人,等公車靠了站再默默飄出來,先禮讓老弱婦孺、帶小孩、推嬰兒車、行動不便或有大型行李的人上車,然後才依照剛剛互相「觀察」的到站順序魚貫上車。

我經常搭車的那站更詭異,大家都只在心裡排隊也罷,平日上班時間等車的人多,所有人會自動靠牆站成一條線,但天曉得誰在等哪一班公車?當某路公車進站,要搭車的人會奇妙地向前一步出列再往中央伍對齊依序上車。最大缺點是你不知道誰在等哪一輛公車,有時以為前面的人會招手,結果人家全都不是在等這一班,就這樣看公車在眼前呼嘯而過完全不知該罵誰。

被外來者「震撼教育」

近年隨著澳洲人口組成漸趨多元,澳式排隊法逐漸受到不小的挑戰。澳洲人開始發現,有人一來就大咧咧直衝櫃檯最前面,不顧後面「排隊」的人群也不管櫃檯人員是不是正在服務其他客人,劈頭開口直接點單。不然就是緊貼前人後腦勺,甚至不停向前蹭、催你往前站,或是乾脆直接排在排隊間距中,嚇壞眾人。有的人也不知是手沒力、怕人家不知道你排在後面,還是怕前面的人不趕快滾?喜歡直接擠到前一個人身邊,啪一下就把自己的東西攤在櫃檯上,還一邊用動作或語言示意「快點、快點」,這些種種,對澳洲人來說可是會嚇掉下巴的震撼教育。

澳洲人的默契排隊法其實來自他們「退一步」的教養和習慣。澳洲人習慣「退一步、看看別人」,會在門開時「退一步」,讓推門進來的人先行;伸手開門的人也會「退一步」並扶住門,讓後面的人都走完,甚至連對向的人都通過後自己才進門,經過的人不忘點頭微笑說聲謝謝。若仔細觀察更會發現,澳洲人在上下大眾運輸和進出電梯時,同樣會「退一步」,優先禮讓要下車、要出電梯或行動不便的人。

延伸到排隊,那就是「退一步」觀察身邊的人,理解身邊人的存在與處境,盡量提供對方所需的方便。我帶提著褲子用力憋尿的孩子置身於大排長龍的廁所隊伍時,總有人讓我們快速通關解放孩子,看著自己滿推車物品的澳洲人常會讓身後只買一兩樣東西的人先結帳。

很多新移民並不是存心表現得沒禮貌,只是他們的文化裡可能沒有這種「看別人」的習慣,因此做出讓澳洲人覺得橫衝直撞沒禮貌的行為,甚至覺得他們只顧自己很自私。

「退一步」從來不只是一個動作,更珍貴的是背後所蘊含的尊重、看見且理解別人的需求,以及為對方著想的那份心意。隨時有人把你放在心上是一件很溫暖的事,更何況只是擦身而過的陌生人。

澳洲人這種退一步的習慣最美之處,就在於雖然只是一個很小的念頭和動作,卻讓生活中經常聽得到「請」和「謝謝」、心中隨時感受得到溫暖,以及人人臉上總掛著笑,後座力極強。久而久之,總是這樣被對待著的人,自然也會這樣對待他人。

予人玫瑰,手有餘香。時刻都帶著這麼美且溫柔的心情,社會也就在這種無聲的互相關心中變得祥和安謐,即使歲月不見得總是靜好,永遠有透過小事成就彼此一心寧靜的能力。

※ 本文摘自澳洲認真使用須知》,原篇名為〈拜託不要貼著我〉,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