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劉仲敬

Q22.您如何看待早戀?作為家長該如何應對?

早戀是一種實習,你一開始就不跟異性打交道的話,將來是不可能學會得體的舉止的。任何事情,哪怕是騎自行車,都要經過實習的,實習的過程中間總要摔 N 次的。你如果事事管理,定一個很高的標準,定一個毛毛蟲必須像蝴蝶一樣的標準,要不然就不能讓它出殼,那樣的話它就永遠出不了殼了。

缺乏早戀經驗對以後是不利的,你不如讓他自己隨便去形成經驗。形成經驗的過程中當然要破裂 N 次,但那是無關緊要的。

Q23.男生是不是在感情關係裡容易醜態百出?

男人都是笨蛋,這是毫無疑問的。所有的女人都知道男人都是笨蛋,但是出於體貼或者其他各式各樣的原因,她有的時候不會跟你說。但是,女人不會因為一個男人是笨蛋或者她認為一個男人是笨蛋就不嫁給他,因為所有男人都是笨蛋,所有的太太都知道她的丈夫是笨蛋,而且知道他在哪一方面是笨蛋。

Q24.如何看待重男輕女?

騎士遵從女性,不是因為遵從女性本身,而是一種變著方式炫耀自己的強大。他的意思是說,女性是弱者,我打敗了女性或者是占了女性的便宜,那叫勝之不武;相反,我自始照顧女性,把弱者排在自己前面,就像是照顧殘疾人一樣,那恰好說明了我的強大,因為我不但能夠照顧別人,而且還能夠附帶著照顧弱者。

這其實也是一種變著法兒體現自己強大的手段,表面上看是遵從女性,實際上是高度自信和自豪的男性精神。另一方面呢,費拉社會是沒有騎士精神的。表面上看起來好像是在歧視女性或者是不太尊重女性,實際上他們反倒是比較男女平等的。像《兒女英雄傳》裡面的安驥就是這樣的,強盜來了以後,他瑟瑟發抖,一點兒辦法也沒有,俠女把強盜打跑了以後,他反而振振有詞的講起儒家的大道理來了。

Q25.母親和妻子同時掉進河裡,您會先救哪一個?

當然先救妻子。妻子是你自己選擇的,母親又不是你自己選擇的。別人在你不存在的時候所做的選擇,你不需要承擔道德責任的;你自己做出的選擇,你必須要承擔道德責任。你如果放任妻子去死的話,那你就是違背了你在結婚當時許下的諾言;相反,在你自己還沒有存在的情況下,你沒有許下任何諾言。這兩者的道德風險是截然不同的。

我當然可以想像到,有很多費拉聽到這句話肯定會咆哮起來,而且我還敢大膽猜測,堅持說應該先救母親的那個人,肯定會堅決反對台灣獨立,而且也會堅持說要人走地留諸如此類的東西。這些諸如此類的理論背後,是有一條暗線暗通的。共同體是建立在契約之上的,你必須首先搞清楚你建立或者是加入這個共同體的時候需要承擔什麼義務,彼此對義務有清晰的認識,然後才有良好的憲法和政體。

人走地留的這個邏輯就是說:你跟你所在的共同體根本沒有什麼契約關係,或者說你們只是居民的關係,也就是碰巧住在那兒,住在那兒以前有什麼東西,儘管你沒有參加契約的簽署,也不打算參加契約的簽署,但是雙方之間仍然有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義務。就是說假定以前有人簽署了契約,儘管跟你沒有關係,但是你仍然要對這個契約負責;但是你自己簽署的契約,相對而言,效力反而是不如別人簽署的契約。這個根本就是歪理邪說。如果你按照這種歪理邪說的話,那你根本不可能製造憲法或者是任何有效的共同體。

※ 本文摘自《阿姨我不想努力了!?》,原篇名為〈男人都是笨蛋,這是毫無疑問的〉,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