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credit: unsplash

正因為世界殘忍,我願意為我孩子提供一個毫無恐懼的地方

文/Mumu

每次只要我在粉專上
放上神獸兄妹搗亂的照片,
一定會有人問我怎麼處罰他們,
彷彿不處罰就是沒有在教小孩一樣。

我自已是在一罪一罰的環境下長大的,
不管是不是不小心的,都會被處罰挨罵,
我只要弄壞東西或是考不好,
就會提心吊膽一整天,
想著該怎麼啟齒、等著回家被罵。
害怕挨打挨罵、
想要能藏多久就藏多久的心情,
是我長出心事的開始,
小時候總覺得等著我長大的,
是無止境的教訓。

這種算帳的模式一直跟著我,
導致我也成為一個愛抓戰犯的人,
直到遇到老楊,我才知道做錯事會被包容是多幸福的事。
我這個無敵破壞王,
弄碎兩把他心愛的陶瓷刀、半年內摔破三次手機螢幕,
各種令人懊惱的意外、各種噴錢,多年來老楊沒有唸過我一句。
甚至有次我把車子開進車庫,撞斷了後照鏡,一秒噴掉上千美金,
老楊不但沒怪我,
還默默的找了三間裝潢公司來家裡估價,要把車庫中間的柱子打掉。
(老婆智力有限,處理車庫比較實際的概念。)
世界上有人如此堅定的偏愛著我,是我人生中感到最幸福的事。
我的孩子們當然也享有我們堅定的偏愛與包容。
有人說不讓小孩知道做錯事的後果,以後等著上社會新聞。
然而那些心狠手辣的殺人犯,大多是出自嚴格的家庭還是包容的家庭?
是心中充滿愛意的人會犯罪,還是充滿恨意的人呢?

我總覺得真正溫柔的人,是被溫柔的對待過的,
我不認為給小孩太多愛,他就會被寵壞去作奸犯科。
沒有處罰不等於沒有教,處罰也不等於有教。
老楊給我的包容,只有讓我願意以身相許而已,
並不會讓我想說我要盡情的破壞東西好嗎。
這世界處處充滿著後果,但是正因為世界殘忍,
我願意為我孩子提供一個毫無恐懼的地方。

有一次賊粒一上車就跟我說他今天在學校的院子裡看到蛇,
我們聊了一陣子那條蛇是什麼顏色、賊粒模仿了蛇怎麼動、老師怎麼處理等等。
回家後他拿起司餅乾在地上拼了一條蛇,興沖沖的叫我去看。
我看到一排餅乾在地上,在心裡「吼!」了一秒,
馬上看到賊粒眼睛裡的光和想與我分享作品的開心,
真的是沒什麼好罵的,根本也罵不下去,
頂多跟他說以後拼在桌上就好。
(有人留言說小孩不能玩食物。大人用鬆餅做畫、做不能吃的蛋糕裝飾會被讚許,
小孩用餅乾拼東西就不行?這是雙標吧。)
我很珍惜賊粒常常眼睛亮晶晶的跟我分享大人看似是搗蛋的成果,
代表他不是故意要惹我生氣、也不需小心翼翼怕被罵。

熱衷於處罰小孩的人,
不知道他們認為創意跟親密挨得起多少次打罵,
也許孩子願意跟他們分享一切對他們來說不重要,
但對我來說這才是我不想承受的後果。

※ 本文摘自《不要做自己了,你做個人吧》,原篇名為〈後果〉,立即前往試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