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credit: unsplash

我們陷入「等了又等」 的迴圈,每天把自己想過的生活往後延

文/薩曼莎.博德曼;王瑞徽

我的許多病人都陷入「等了又等」 的生活,每天都在檢查待辦事項清單上的打勾欄,同時把自己想過的生活往後延。
 
「等事情告一段落,我就找機會多跟朋友聚聚。」
「等事情告一段落,我就開始當志工。」
「等事情告一段落,我就去運動。」
「等事情告一段落,我就去參加我很感興趣的那門課程。」
 
「我覺得我腦子裡開了太多水龍頭。」卡洛琳這樣形容她的典型情緒狀態。她覺得無精打采,沒有靈思。在最近一次身體檢查中,內科醫生告訴她,她沒發現卡洛琳有任何健康問題的跡象。

「妳應該擺脫生活中的壓力。」內科醫生說,說得好像這是確實可行的。

初見卡洛琳時,我發現她活在盤旋等待的模式裡,圍繞著種種對另一種生活的遐想兜圈子。「等這個工作企劃完成,」她告訴我,「我就要重新安排我的生活。」按下神奇的彈出按鈕然後逃離生活的想法很吸引人。她承認有時候她會想像自己被診斷出患有必須長時間臥床的疾病,讓她終於有機會閱讀堆在床頭桌上的書。她可以好好補眠。她會有空和朋友進行真正的交談。她可以給祖母打電話,認真聽她講述那些美好過去的故事,而不是一邊查看電郵一邊回應「喔,喔」。

她覺得非常內疚,竟然希望自己生病。「只有變態才會這麼想。我怎麼了?我需要服藥嗎?」她問。再次顯示,沒有診斷出問題並不表示她感覺充滿活力而健壯。

遺憾的是,日常生活有一種聯合起來和活力作對的傾向。在一項全國性調查中,一群高中生被問到,「你目前在學校感覺如何?」排名前三個答案是「很累」、「很緊張」和「無聊」。

當我到醫院演講,那裡的員工也常用同樣的字眼來描述他們的日常感受。「氣惱」、「急迫」和「散亂」也經常出現,而這些形容詞都是活力的反面。

當你筋疲力竭,很自然會想找個快速的排解方式。做為實習生,工作了一整晚之後,我最常吃的早餐是清晨五點半從街角熟食店買來的加了煎蛋和起司的奶油卷。我相信只有這樣我才挺得過一上午的排班。當然,諷刺的是,這種速食早餐不但沒能提振我的精神,反而讓我感覺更糟。在十五分鐘內,碳水化合物引起的血糖飆升將不可免地下降,導致嗜睡和懶散。

學術期刊上充斥著似是而非的關於幸福的研究論文:為什麼那麼多人不去做那些能讓他們感覺更美好的事。煎蛋起司三明治很美味,且能保證帶來持久的滿足感。但我們都知道,你吃下最後一口的瞬間,滿足感也就消失了。如同許多別的短暫放縱,一頓速食早餐並不能持久地提振精神。

靈魂的棉花糖

每一天都有無數場景,在當中我們誤判了什麼東西能補充、強化我們的元氣。在辦公桌前忙了九小時,又花了一小時回到家,也難怪妳就只想癱在沙發上。朋友打電話邀妳去見她的新男友,妳拒絕了,因為妳沒那精力。整晚待在不燒腦的電視機前就輕鬆多了,而且沒什麼要求。

但是,就像我們以為什麼都不做是最好的放鬆方式,一項名為「有罪的沙發馬鈴薯」的研究調查發現,那些把盯著螢幕當成紓壓方式的人,事後並未感覺比較好。事實上,他們非但沒有放鬆、恢復精神,反而更疲倦,據報告活力也下降了。病人常告訴我,他們在花了一整晚沉迷於電玩或在手機上瀏覽Instagram 之後,是如何筋疲力竭。

我把這類消磨活力的活動形容為「靈魂的棉花糖」。第一口味道很棒,可是當你把粉紅色的棉花旋風兩三下吃光,你會舌頭發疼,兩手黏膩。你會充滿糖分和懊悔。除了噁心,你還是餓。

身為精神科醫師,我認為幫助患者在日常生活中盡量減少「空」卡路里的攝入是我的一項重要工作。我請他們剖析自己的一天,讓我一探他們的實際生活:什麼東西能吸引他們的注意?他們如何作決策、分配時間?我問他們有些什麼困擾,什麼能激怒他們。我詢問什麼能帶給他們愉悅、滿足和成就感。我請他們帶我溫習他們的日常活動,告訴我他們的習慣和老規矩。我盡可能去理解他們日常生活中的「行為」。最後,我會很有興趣和患者探索以下幾個問題:
 
●他們的日常行為有沒有反映那些他們看重的東西?
●他們的行為是有意的嗎?還是說「就這樣發生了」?
●他們有沒有做能讓他們感覺强大的事?
●他們是否會作一些能强化、增進活力的抉擇?
●他們是否會體現自己所關心的事?
 
我相信,活力是透過具有成效、有意義的行動來培養、增强的:進行良好的交談,幫別人的忙,出去散步,讀一篇有趣的文章,然後打電話和朋友討論。這些平凡的經歷和微時刻(micro-moment)是日常韌性的基石。它們是他人導向的。它們是外部導向的。它們是行動導向的。它們不是內在的,不是個體的,也不需要持續的自我沉溺。正好相反,它們需要參與和互動。

活力關係到和你周圍的世界產生交集,參與其中。意思不是說你得請一年假去發現自己。它不需要你做出劇烈改變。你不需要陷入自我反思。你不需要徹底檢查你的存在,或者重塑你的生活,或者等你周遭的混亂平息下來。這些簡單的行為轉變可以輕易成為你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那些懂得靈活優雅地處理日常生活中的波折起伏的人,是打破自我沉溺外殼的大師。他們善於克服退縮、沉溺於內心深處想法的誘惑。這通常意謂著必須去做違逆他們心意的事。他們離開沙發。他們和朋友碰面。他們放下手機。他們的做法是把自己的價值擺在首位和中心,作出審慎的抉擇,構建自己的生活,以便作出更健康、有意圖的取捨。

和新病人見面時,我會讓他們列出他們生命中最珍視的三件事。許多人說,「我很重視當個好爸媽……好伴侶……好兄弟姐妹……好兒子或好女兒……好朋友……」許多人告訴我,他們重視自己的健康、志工服務、學習新事物和做個好人。接著,我會讓他們填一張圓形比例圖,寫下他們實際上做了什麼,以及如何度過一天的時間。他們往往驚訝地發現,他們花了許多時間——包括空閒——回覆電郵、上網、更新 Facebook 和查看 Instagram,儘管這些活動根本談不上是他們的優先要務。

這個練習背後的概念是,鼓勵他們在關心的事和實際做的事之間有更多重疊。我注意到,患者走得越勤快,就越不受小石子的困擾。許多人的步伐多了幾分輕盈。

鼓勵人們思考自己真正看重的東西能調整他們的視線,轉移自我關注。研究顯示,肯定自己價值觀的練習,在創造正向社會情感以及行為方面能產生長久的好處。把自己的價值觀放在首位和中心的人不僅更能順應他人的需求,他們確實能建立更好的人際關係。此外,讓價值觀成為生活中更明確的一部分,可以提高解決問題的能力,有助於處理壓力。在學期開始時寫下自己價值觀的用功學生,在學期結束時成績更佳。花點時間思考對你而言很重要的事,很適合作為在進入任何高壓力工作環境之前展開的策略。

※ 本文摘自《強韌心態》,原篇名為〈壓力、倦怠和無聊〉,立即前往試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