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愛麗絲 「那是因為他們的價值觀和我們不同啊,山林就是他們的冰箱,何必那麼辛苦工作呢?」黃惠玲第一份教職在花蓮縣西林國小,那時是還會稱原住民為「番仔」的年代,她面對價值觀的碰撞、開拓自己的視野,體認到完全不同的價值系統後,學會謙卑與包容,「我開始學會尊重和理解多元、少數族群的文化。」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