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地方的「庶民美食」,最初出現未必因為它多麼好吃

文/Emily Chan 我對食物的態度很佛系,吃到好東西當然開心,吃不到也不太在意。比較怪的是,覺得不算美味甚至難吃的,有時候依然莫名其妙地吃到底,一邊吃一邊思索,我這個人到底怎麼回事? 三色豆 曾有個剛認識的房屋仲介,可能為了找共同話題,向我埋怨香港茶餐廳的通心粉不好吃。我一方面說:「哦,那本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