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我說自己沒有小孩,就知道接下來對方會問奇怪問題

文/凱特.考夫曼;譯/趙盛慈 我知道自己不孕時,經常躲進廁所哭。幸好,我走過來了。現在它代表我的身分。每次我說自己沒有小孩,我就知道,接下來對方會提出奇怪的問題。 從許多指標可以看出我們的社會有支持女性生育的文化,最具代表性的一項指標或許就是,以「妳有小孩嗎?」作為破冰問題的場景無處不在,社會大眾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