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冀劍制 一個雨後傍晚,你在充滿仲夏夜和風的公園裡散步,當你經過一個湖邊小涼亭時,一陣汗臭味傳來,你發現亭內有兩個穿著簡陋的流浪漢正在一邊驅趕蒼蠅一邊批評政府,其中一個用難聽的破嗓門批評你最欣賞的施政,另一個則用快睡著的聲音附和著,你這時突然生起一股厭惡之心,覺得許多人總在未經深思的情況下胡亂批評,這種行為真令那些認真做事的人感到心寒。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