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王意中 「蝴蝶,蝴蝶,生得真美麗。頭戴著金絲,身穿花花衣。你愛花兒,花兒也愛你。你會跳……」 偉力唱著卻突然間愣住了,他的嘴巴張得大大的。偉力望著老師,隨後,眼神慢慢飄移到地板上。 「偉力,你剛才在做什麼?老師看你唱歌、跳舞挺開心的耶。」 偉力一句話都沒說。偉力像是被點了穴道,整個人僵在現場,動也不動。 「奇怪,你明明會唱,也會跳啊。為什麼在教室上課,你卻不說也不動?」老師一臉納悶。 完整文章